其实是挨个证实他在路上的猜想

第三节·龙之传说·提要

“唐姑娘的剑,也斩不断其中的纷繁复杂吧。”
“喂,你再不放开手,本姑娘就不客气了!”
“林公子的计划若真可行,那可是救岸里大小商会于水火呀。”

点击我返回目录
点击查看上一章

——

林公子口中所谓的要事,其实是挨个证实他在路上的猜想。

“岸里最大的商会是鸿昌商会,几乎控制着超过两成的蚕丝贸易。如果价格变动,首当收到冲击的也应该是它。”

如果猜想正确,这个鸿昌商会应该是背后的主谋,利用龙穴宝藏的传说来进行商战。但它的资金来源究竟是什么,自己一直没有弄明白。而且在此之前,还有几个问题需要考虑清楚。

鸿昌商会的总号位于岸里郡首府的对面,是一座气派的建筑,在二层插着数面一人高的红色锦旗,绣着鸿昌的字样。门口人来人往毫无萧条景象,四周也没有张贴过招贴的痕迹。

林仲璃决定进去打探消息。

“招募剑士?”里面的伙计听了来着的问询,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

“我们没有这样的需求呀。”

“不会吧,前几日我还见过贵会挂出招募的招贴呀。”来询问的青年信誓旦旦地说道。

“没有就是没有。”伙计肯定地答复道。

“不可能,叫你们管事的出来!”青年哼了一声,面露不满。

不大一会,商会负责人慢吞吞地从转角处走来,是个胖胖的中年商人,待他弄清楚事件经过后,哭笑不得地对林仲璃说道:“这位公子,我鸿昌商会从未有招募剑士的意向。”

“本公子费尽心机招揽来的剑士,你们说不要就不要了?”林仲璃有些生气。

“公子还请息怒。”负责人耐心解释。

“好吧,你们不要,别的地方一样有人要,哼!”

“不知公子还有什么需要的么?”

“哦……还有一事,你们还收购蚕丝么?”

“哦?”胖商人眼睛忽然闪出仿佛看到金叶子般的精光。

“那是自然,公子欲出售多少?”林仲璃若无其事地扫了眼四周,偷偷比划出五根手指。

“这个量,你们能给多少?”

“价格嘛,好商量。但公子你也明白,现在上面上价格比较低,我们最终能给差不多这个数字……”商人用粗粗的手指简单比了个数字。林公子点点头,两人都不再细说。

“容本公子再想想,若非账面上的资金困难……诶。”林仲璃装出无可奈何的模样,胖商人心有灵犀般安慰道:“公子若有困难,本商会必定助一臂之力!”

“嗯,我一定将问候转达给我们掌柜的,另外剑士你们真的不要?”

“不需要,本商会人才济济,不用另雇了。”

“好吧”林公子失落地离开了鸿昌商会,待走过几个街区后,脸上的那失落和无奈一扫而空。“自己的表演,勉强可以给以假乱真的评价。”听那负责人的回答,自己心里有了些底。如果宝藏消息是鸿昌商会放出的,那他们自然不用再费力去探查真假,甚至相关姿态都可能懒得去弄。而且对方在收购蚕丝和“帮助”其他商会上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不得不让林仲璃怀疑他们的企图和野心。

“并且对面就是郡首府,没准也有官商勾结的可能……”这种没有证据的话还是少说为妙,万一摊上麻烦,自己就糟了。

公子一边整理自己的思绪,一边迈进茶馆,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等到他回过神来,桌上的茶都冷透了。

“这南疆的茶虽浓郁,但仍不比北境的酒烈呀。”忽然身侧响起似曾相识的声音。

他回过头打量坐在那边的茶客,忽然发觉这不是他和唐沐沐刚到三里镇时看到的那个怪酒鬼么,之所以印象深刻,一是因为他通体一身黑的打扮,再有就是骷髅一般的模样和凌空接酒壶的神技。

“?”林仲璃表示好奇,那人似乎在对自己说话。

“看公子模样好像在商会碰了一鼻子灰。”

“……仅仅是去询问消息,并没有碰壁。”林仲璃皱着眉回答,心说这人为何要与自己搭话,还说得莫名其妙。

“也是,公子的身子骨也不似剑士的料,难怪人家不要你。”那人不顾林仲璃皱眉径直走了过来。

“本公子只是一届商人,但认识一个很厉害的剑士。”虽然这样夸口说了,但心中依然在打鼓。

“哦,有多厉害?”面对骷髅的目光,林公子吞了口水。

“自称剑绝天下。”

“哈哈哈。”那人闻言,好似许久没有听见这样好笑的笑话,当即仰天大笑。

“老夫认识的剑绝天下,早已经入土多年,你莫要寻老夫开心……不过是那娃的剑法的确不在老夫之下,姑且信你三分。”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自己怎么听不懂呢。

“你不是……去找剑士一起探险的吧。”林仲璃小心询问,眼前这人也喜怒无常的样子,看起来不好对付。

“老夫去探险?探什么险?那龙穴宝藏么?哈哈哈。”那黑衣服武士又独自笑了起来。“算了,你这公子真有意思,就不与你打哑谜了,来看看老夫的宝刀吧。”

说着,那人将自己腰间的黑色大刀伸手抽了出来,刹那间寒光闪烁,林仲璃只觉得阵阵阴气朝自己袭来,他不禁左躲右躲,浑身打颤。那人将大刀放在桌上,给林仲璃贴近观察的机会。

“此刀名为斩铁,用上好玄铁打制而成,是北境边役军军备坊最得意的作品之一……公子看来,这刀价值几何?”

林仲璃摸着冰冷的刀身,那上面道道暗纹绘制得线条匀称,图案精巧,刀锋锐利,寒光闪现,在刀柄连接处依稀可以辨认上面有“北境”二字的突印。虽然他不懂武器,但也知道这把刀是好刀。

“至少得十片金叶子吧。”

“十片?哼!”那人气乐了,伸出骨节毕现的枯手,做出交叉的手势:“金叶百片!”

“啊!”林仲璃吓了一跳。

“公子猜得到么。”刀被收回腰间刀鞘。

“了不起……”林仲璃也只得赞叹。

“北境边役军手里面的武器,都是借此刀的模具炼制而成,因为成本控制,工艺水准下降得厉害,就这样一把单刀的价格也不低于一片金叶子。”

“依旧不便宜呢。”林公子也有所听闻,南北两国当年的军事费用很大一部分都是支出在这军备上。

“……当北境的边役军解散之后,大部分刀枪入库,但还有一批这样的宝刀下落不明呢,也是一大笔财富。”那人喃喃自语,林仲璃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补充,眯着眼盯着茶碗里面的舒展叶片发呆。

“受教了!”林仲璃喝完茶,眼看天已经擦黑,如果自己再要忘了回去的时间,商会的那家伙还不知道会怎么生气呢。

“嗯,老夫受人所托的话都说完了,公子请回吧。”那人朝他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真是奇怪的人。”一直到走出茶馆,他都不知道那人为何要说北境的刀啊成本啊什么的。

林仲璃回到诚都商会的门口,恰好遇到正站在外面张望的唐姑娘。

“林公子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

“久等林公子不回来,本姑娘身无分文腹中空空,你说该怎么办?”不必看她脸上上的狡黠就知道她在搞怪,前几日林仲璃刚被敲诈去三片银叶子,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花光了?

唐沐沐使出了萌态必杀技,可怜巴巴地望着林仲璃,后者扶额无语,头又开始疼了。

“那咱们去吃饭吧。”

“本公子也觉得饿了。”在这个问题上,两人的立场出奇的一致。

饭菜都上齐了,林仲璃却放下了筷子,没有任何食欲吃了几口也觉得索然无味。

明明点了丰盛的晚餐,眼前沐浴后焕然一新的唐姑娘也收起了搞怪的小动作,换上一副顺从的模样,一切回归了正常,但他仍觉得自己还在山路上颠簸,完全没有踏实的感觉。

“怎么了?”见他不吃,唐沐沐也放下咬了一半的鸡腿。

“公子跑了一下午,依然没有什么进展么?”

“不,应该说是有很多进展,然而并没有找到可以支撑猜想的证据。”

“哦,如果没有证据会咋样?”唐沐沐拨开面前的一桌骨头。

“仅仅是猜想的话,可信度会相当低。”

“公子其实是想让别人相信你举出的猜想吧。”她将剩下的鸡腿全部塞进口中,这吃相一点都不淑女,更谈不上仙女了。林公子看在眼中皱了皱眉,并没有开口训斥。

“其实吧,有些事情即使是拿不出证据,只是帮别人把脑中已经存在的想法整理清楚,之后再公开说出来……这样就足够了。”

“那有什么用呢?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笨蛋,当然有用了。你只是一个过路的商人儿子,关系网络又不在这里,找不到证据不是很正常的么。”

唐姑娘看似胡闹的发言,在林仲璃听来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你只需要说明大家都在怀疑的事情,剩下的证据呀、对策呀,自然由他们去完成呗。”思索了之后,他忽然开了窍一般双眼放光。

“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么……”两人对视一眼一边说道:“当局者迷,过路者清!”

唐姑娘嫣然一笑,宛如天仙降临。

“就是这么回事。”

“是啊,既然到现在还没有人站出来,就说明大家都在怀疑。”或许有人暗地进行了调查,但苦于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现在局势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个把大家集中起来一起商讨的机会。

林仲璃的胃口忽然变好起来。

“我要见会长!”本来诚都商会已经熄了灯,但外面那人将大门敲得震天响,伙计不得不拿着烛台来到门口,看清来人后发现原来是楼上的客人林公子。

不大一会,身披夜袍的会长打着哈欠出现在他面前:“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么能赚大钱,要么能让我晚上能睡好觉……”

林仲璃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会长大人,您说的那两个在我这里都可以实现,但前提要……”

两人之间的密谈直到深夜才结束,与昨天在胜冬村一样,两人出来的表情相差无几。

“林公子的计划若真可行,那可是救岸里大小商会于水火呀。”

“还是得借助贵商会的力量才行。”

“嗯,我马上安排人派飞使传书到总号请示,大概明天深夜就能收到消息了。”

“这么快?”

“当然,商机可是从来不等人的呦。此外邀请各位商会代表的事情,我明日就派人安排,会议大概会在后天晚上举行。”

“好的,会长大人真是雷厉风行!”

愉快地结束了对话,林公子上楼回了房间,轻手轻脚走到自己的床边,本以为动作很轻,没成想还是吵醒了旁边的唐沐沐。

“本姑娘离着好远就闻见你身上的那股酸臭味了。”

“呃……”他抬手嗅了嗅,似乎没有什么味道,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自嘲一笑:“难怪刚才会长一直在打喷嚏呀。可现在已经没有热水了……那只好用凉水将就下吧。”

“算了,你再来回折腾一次,本姑娘这觉还睡不睡,躺下吧。”

——
点击我返回目录
点击阅读下一章

剑与账簿的协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