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所谓理想也许是当老师

图片 1

除了岁末,最想让人总结人生的时刻,恐怕就是生日了。是的,今天是我的生日。

刚看了一篇文章,说现在有很多孩子学习各方面都很优秀,成绩前五,英语流利,有艺术特长,很有教养,甚至社会实践也至少去养老院为老人们洗过一次脚,目标就是上名校,但问及理想就支支吾吾,问道自己的想法就手足无措。作者认为这种以名校为理想的孩子,没有明确自己的社会价值,是教育的悲哀。

其实,这又何尝容易。反观自己,我的理想是什么?我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能干什么,并孜孜以求地去追求过吗?

好像没有。

最初的所谓理想也许是当老师。当时考中专难度不大,老师很威风,又有寒暑假,我中考志愿便填了师范。没想到居然考上了重点高中,班主任沈老师认为我是可造之材,只读中专可惜了,亲自到家里游说,因此就读了高中,考了大学。

大学专业选择,家里人拿不准,请了他们认为睿智的长辈着实讨论了一番,最后替我选了当时最好分配的模具专业。的确,我就读的西北工业大学当时就有“分配一个模具生,搭配一个导弹生”的说法。

毕业了,自然是“模具工程师”,这个职业一做就是8年。之后,走上管理岗位,更是“万金油”,做过办事处、商务、工厂管理、项目管理、工艺质量、计划保障……

一路走来,好像没有哪个工作是我自己的选择,或因为家庭原因,或是领导安排。我能做的只是“革命同志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有些事情当然也不情愿,但生活哪能事事如意?想着,人在江湖心不由己,既然无法改变环境就调整自己,做一颗哪里都能蓬勃生长的野草也不错,就当是人生的修炼吧。

做什么工作木有主见,在生活上我也是糊涂得很。当初选老公也没觉得非此人不可(诸位看官不能告密呀!),只是大家都说他好,自己也觉得与此人交流颇有收获,又貌似勤快,就嫁了。结婚前一晚,才后知后觉地有些惶恐,一辈子面对这样一个人会不会风险太大,相看久了,两相生厌怎么办?他对我不好怎么办?当然没有逃婚的勇气,那就相互扶持把日子过好。幸亏运气不错,选择正确。

老公和儿子与我截然不同,他们清楚知道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令我仰慕不止。儿子小时候就很想当漫画家,高二分班,自己要求从985班(快班)到美术班,说实话我们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师资、同学都是学习环境的要因,但儿子坚持,我们便从了。

正如当年,老公作为很有前途的年轻高管离开国企,大家都惋惜和不解,他说了一句“这就是我想过的生活”,我就义无反顾地支持他一样,我不想他的人生有遗憾。

听从“内心的召唤”,想必也需要心里住着一个小人吧。老公和儿子都是内心能量强大的人,我行我素,不太受外界环境影响,他们执着、有主见,或能有所建树。但生活中应该也少不了我这样“随和”的人,不然有主见的各据一方,谁来填空呢?虽然不是“非要”怎样,但只要知道“不能怎样”,所谓外圆内方,随遇而安想必也是极好的。

图片 2

人的一生怎样度过都是一辈子,人生的起点和终点都由不得自己,因此,究其本质,生命也许本无意义,本无目标,但人既然来世一遭,就希望留下些痕迹,为这个世界带来点什么,自己收获点什么。

“度人先度己”,照顾好自己,让自己快乐,然后让亲人、朋友,周围的人快乐自得,若再有余力,就去影响更多的人。无可无不可的人生只要能给自己和别人带来快乐,也就很好罢。

                                                2016-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