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为TCL总裁的并购的发心不对

7/21 - 杏梅-体会自我复盘案例背后的发心

I:

当外界把TCL收购案归于:政策的不明确、文化的不融合或者环境的变迁,而作者挖掘其本质,是因为TCL总裁的并购的发心不对,并购的动力来自于成为全球第一,其出发点是对了打败对手,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企业生存的血液来自于产品和消费者。

这一事件可以引发出一系列的思考,我们可以深入骨髓去探讨,就一而发散到十、千、万。:一切问题的本源来自心,初心,善心,童心,本真心,等等。成功人士不是能力有多强,而是能够带领一群人去实现梦想,造福更多的人。无论是TCL收购案的失败,还是苹果公司的“赢了”,总结为一点:生命的钥匙在于“心”。

观心

A1:

回顾2017年的大事件,发现了一个规律,当我怀着初心去做分享时,很多很多人都在帮我,助我完成。比如在2017年的梦想清单,一次偶然的机会参加猫C瑜伽的公益瑜伽活动,跟创始人Ada说起想要做一个“梦想清单”的活动,没想到她也很热心做一些意义的事情,并且提供免费的场地给我们;当我抱着初心,想要和伙伴们一起阅读成长,于是阅读成长营很快地开展起来;当想要和一群朋友一起造梦,一起成长,我们的智囊团成立起来,完成了“身心灵”、“时间管理”、“结构思考力”等三大学习内容……

当你抱着纯粹心、本真心去为人处世,善念起,得善果。

A2:

【探究原因】

1 成功之关键因素:发善心,种善果

2  失败之关键因素:还有一些情况,自己是处于焦虑、迷茫的时候,这时的我更像是把自己藏在一个壳里,深入自己的情绪中,考虑的是自己,比如个人学习英语,我想的是就是提升水平,有机会深造

就失败之【问题本质】

1  对于学习英语这个事情,昨天看到一句话,“师夷长技以制夷”,突然醒悟过来,哦,我要学习英语这个事情,不单单是我个人英语水平的提升,而且学习到更多前沿的知识来造福更多人,当从这一个点转念过来,学习英语变得神圣起来,每次学习后充满了成就感。

2  对于学习类这一类事件,首先,赋予其价值,让它变得更有意义,而不是单纯的背、记、死背、死记;其次,去找到规律,发现雅思的阅读和听力,有一定的规律,那就是喜欢用替代词,写作和口语中其实也会涉及;最后,分解成小目标、任务来开展,从一开始要求自己30分钟练习,现在是只要练习1分钟,你就完成目标了,当你把目标降低到微量,行动的动力则是指数级增长

就成功之【问题本质】

1 发小愿,成小业;发大愿,成大业。

无论是乔布斯的初心“发自内心的热爱音乐”“让每个人都能连接互联网”,还是巴菲特“先致富,再布施,将一生的积蓄全部捐给公益基金会”,还是像得到,让每个人成为“终身学习者”,成功的背后都会有价值、使命感在支撑着他们向前。

2 回归本质:问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能够他人带来幸福,就如滚雪球一样,只有在雪地的方向,不断地去滑行,雪球才有可能越来越大,越饱满。


R:

陈中《复盘对过去的事情做思维演练》P38-43.

邱绍良《复盘+把经验转化为能力》P21-22.

1.理解部分:本片段为两本书的各页,重点体会自我复盘案例背后的发心。

2.联系自身案例:请结合前五拆中的案例。探讨案例中的背后的问题,自己的或者他人的。

【R1】陈中《复盘对过去的事情做思维演练》P38-43.

看清问题背后的问题

开会迟到,这在很多公司是常事,普遍且常见。理由可以千奇百怪,而且还都冠冕堂皇。有的人说,我刚见客户去了,回来的时候堵车了,所以迟到了。有的人说,我打印会议需要的重要材料,打印机卡住了,所以来晚了。有的人说,刚好那谁谁谁找我说点事情,他是领导,他不结束我也不好结束,所以来晚了,等等。总之,全都不是自己的问题,全部都是外部不可抗力造成的。

事实真的如此吗?其实只要我们去复盘一下就会知道,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开会的时间和事项是早就定了的,因此,每个人都知道底线。如果说出现迟到,那一定是自己做事或者考虑事情的方式出了问题。要准备资料的,不能在开会前几分钟去准备;有人谈话的,要估摸好谈话的时间,或者先告知对方自己什么时间有什么安排;外出的,更要自己留出提前量。总之,复盘后就发现,迟到没有任何理由,出现迟到,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去提高。

复盘,可以让我们看到,在事情发生的过程中,究竟有多少是外在的不可控因素,有多少是主动的可以控制的因素,哪些是运气使然,哪些是实力的原因,从而让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和环境,既不骄傲自大,也不妄自菲薄,更不找借口。

2003年11月4日,TCL集团与法国汤姆逊公司正式签订协议,重组双方的彩电和DVD业务。合资公司取名TCL汤姆逊公司,简称TTE公司。由此,TCL成为全球最大的彩电生产商。

当时,汤姆逊公司彩电和DVD业务亏损2.54亿欧元,但是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并不以为意,喊出了18个月盈利的口号。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李东生的预期发展。并购不但没有给TCL带来欧美市场的机遇,反而给TCL带来了巨大的亏损包袱。收购汤姆逊后的2005年和2006年,TCL集团遭受巨额亏损,股票戴上了*ST的帽子。

联想并购IBM个人电脑事业部,TCL并购汤姆逊彩电业务,这是2003年左右中国企业国际化的标志性事件,但是,与联想并购IBM个人电脑事业部后2012年成为全球第一大电脑厂商相比,TCL并购汤姆逊彩电毫无疑问是失败的。

TCL并购汤姆逊彩电业务为什么会失败?

不同的人复盘后有不同的结论,大概可以梳理出这样一些观点。

1.对彩电技术的发展趋势判断错误。

“李东生对产业发展方向的判断出现了失误,他认为CRT电视还有多年的发展前景。但事实是,进入2005年下半年,CRT电视不再受宠,取而代之的是平板电视。如果在收购之前进行充分的市场调研,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汤姆逊为什么要卖掉自己的彩电业务?全球第一台彩电就是它发明的,当年欧盟向中国电视机企业提起的反倾销诉讼中,汤姆逊就是幕后主使之一。它享受了专利的红利,所以就不愿投资开发平板电视。但平板电视是未来的消费潮流,卖掉电视业务就可以甩掉包袱。即使如此,TCL在并购它时连‘过时’的技术都没获得,人家不卖。”原TCL集团彩电新闻发言人刘步尘说。[3]

刘步尘的这个说法也得到了李东生自己的佐证。2012年年初,李东生在谈及并购汤姆逊教训时候说:“我们并购的时候有一样东西没看准,就是说未来电视会往哪个方向走,究竟是等离子还是液晶电视,当时更多人认为是PDP等离子,当时汤姆逊有很强的DLP技术,我们认为汤姆逊的背投(DLP)更胜等离子,结果一脑门子扎下去,结果赔了大钱。”[4]

2.对法国政策不了解,导致人事成本巨大。

在《TCL国际化:李东生出海惊魂》中,作者还提到:“TTE很快陷入了‘招人招不到,裁人裁不了’的尴尬情形。一方面原因是彩电行业在欧美属于夕阳行业,这方面的人才很少,也很难招;另一方面是欧洲裁员十分复杂,除了提前3个月通知外,还要支付高额的补偿金,如果裁员超过10人,补偿数额要由资方与工会谈判决定。所以,TCL在欧洲收购企业后,因为工会压力国际整合迟迟到不了位。而在国内,这是根本不可能碰到的情形。”

在复盘这次并购的时候,李东生说,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在欧洲,解雇一个员工这么难,这极大地推高了公司的运营成本。李东生在自己的微博中透露,在欧洲解聘人员,对于那些老弱病残必须优先安排工作,也就是说,如果你要解雇员工,必须先解雇那些有能力的、年轻的、能做事的,因为这些人能够轻易找到工作。这就与解雇的初衷矛盾了,本来是想解雇那些能力不足的,留下能力强的轻装上阵,现在按照法律要求,要解雇先得解雇他们,那不是自断手脚吗?

3.文化难以融合。

TTE副总裁童雪松在2005年末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透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企业根本看不起‘暴发的中国老板’,TCL曾设想把中国设计的模具与汤姆逊共享,以此节约模具设计的巨大成本开销。虽然按照这些模具生产的彩电在美国很畅销,但法国人却怎么也看不上这些模具”。[5]

这种尴尬TCL遇到了很多,“例如,法国人有语言上的优越感,不愿意说英文,TCL又没有什么人会讲法语,双方的沟通非常困难,一个简单的事情开很长时间的会,往往也达不成共识”。[6]

4.没有及时改进自己运作企业的习惯。

锡恩管理顾问公司首席顾问姜汝祥则从另外的角度给出了答案:“蛇吞象式并购的成功要点在于,你如果能够向对方证明你在彩电、手机业务上的赚钱能力比他们强,他们就听你的,如果不听你的,你就一步步淘汰他。但TCL凭什么证明自己比对方赚钱能力强?自然就要使出拿手的习惯运作,问题是,TCL在国内的习惯运作,在西方市场未必适用,不适用,人家自然就不会听你的。”[7]

5.并购从开始就注定会失败。

如果只是复盘到前面几个原因,我们不禁要问:

(1)法国的人员解聘政策,这是白纸黑字有法律明文规定的,只要找一个懂法语的人问一下,立刻就可以了解清楚。为什么TCL竟然没有了解到?

(2)文化难以融合,这是用脚后跟都能想到的事情,两种不同的文化要融合,肯定要花很多的精力。为什么TCL竟然没有预计到?

(3)打法要改进,环境变了,打法自然要变。为什么TCL没有做好相关预案?

而且,TCL当时为了这次并购,是邀请了摩根斯坦利、波士顿等大牌咨询公司提供支持的。可是,TCL偏偏在这些显而易见的事情上栽了跟头,这就只能说明一点:上面这些问题并不是真正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呢?

有人说,TCL并购汤姆逊注定会失败,因为早在1987年,韦尔奇的GE就曾经将亏损的彩电业务卖给了汤姆逊而不是与汤姆逊合资。这就说明,韦尔奇也没有信心与汤姆逊合作好。韦尔奇都不行,李东生怎么会行呢?甚至传说李东生在与韦尔奇的晚宴上,还请教韦尔奇如何才能让自己这次并购结出硕果。

我个人也认为TCL并购汤姆逊一开始就注定会失败,之所以这么认为,原因并不是韦尔奇没有信心经营好,李东生就没有能力经营好,而是因为经过复盘后发现,李东生此次并购的发心不对。

发心有多重要,看看乔布斯评价微软的音乐产品为什么失败就知道了。乔布斯在谈到微软跟风iPod的产品zune为什么会失败的时候说:“随着年纪增长,我越发懂得‘动机’的重要性。zune是一个败笔,因为微软公司的人并不像我们这样热爱音乐和艺术。我们赢了,是因为我们发自内心地热爱音乐。”[8]

乔布斯所说的“动机”,就是发心。

TCL并购汤姆逊,最大的动力来自成为全球第一彩电生产商。李东生本人,将并购汤姆逊视为千载难逢的做大做强的机会。估计李东生当时已经被成为全球第一彩电生产商这个目标蒙蔽了双眼,深怕这个机会一去不复返,所以才会在仅仅花了4个月时间接触就决定并购汤姆逊,所以才会对自己花大价钱请的智力机构给出的风险警告也视而不见。(当时,摩根斯坦利对这一并购持中性看法,而波士顿则持反对意见,认为风险偏大。[9])连上面提到的显性风险都没有考虑到,那些隐性的风险,李东生可能连想都没有想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并购不失败简直是没有天理,除非是上帝要显示自己的神奇送给人间一个奇迹。

成为全球第一彩电生产商,这是李东生的目的(动机),但是这个目的不是为消费者服务的,它的指向是竞争对手。也就是说,李东生并购的初衷并不是为了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产品,而是如何将其他的竞争对手踩在脚下。而作为企业,它的一切思考和行为都应该是面向产品、面向消费者的。这就是发心不对。

而发心不对,后面的一切就都错了。

后来,李东生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说,不要被机会所左右,失去机会比做错事更好一些。相信这是李东生对并购后的沉痛总结。当然,李东生毕竟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2006年,李东生就TCL国际化道路陷入的严重困境写出了反思性的文章——《鹰的重生》。2007年4月,合资公司的欧洲公司申请破产清算,TCL才摆脱亏损,重回盈利轨道。

复盘,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事情,探索问题背后的问题,直到事物的本质,让我们思路清晰,对事情未来的发展有一个更加明确的预期,对未来的行为加以指导。

【R2】邱绍良《复盘+把经验转化为能力》P21-22.

按照联想多年应用复盘的实践经验总结,复盘的价值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1)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在联想有一个著名的“把式论”,即:能说会干,是真把式;能说不会干,是假把式;能干不会说,是傻把式。按照我的理解,所谓“会说”,是指能把一件事情该怎么做事先清晰地描述出来,这样干成了就是“瞄着打”的;相反,如果没有事先的分析和筹划,即使干成了,要么可能是“蒙着打”的,靠的是运气,要么是糊里糊涂,搞不清楚“为什么”。这样的干部,下次做事情的时候,若情况稍有变化,很可能还是会出错。

因此,联想认为,除了看结果的好坏,也要看做事的人能否从中学习,也就是区分“有意义的失败”与“无意义的成功”,如图2-1所示。

所谓“有意义的失败”,是指虽然事情做错了,或者绩效表现不好,但做事的人能够从中学到经验教训,搞清楚了失败的真正原因并找到了改善的措施,这样,他下次再做类似工作时,很可能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这种犯错是有意义的,这种失败是值得宽容的。因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人类就是不停地通过试错来学习的。

同时,如果不允许别人犯错误,不宽容失败,组织中就没有人会愿意尝试新的做法或新行为,只会按部就班,听从上级的命令,或者刻板地按照规章制度、既定程序来行事——这样的话,整个组织就不会有创新,没有人愿意变革,组织就没有生命力和适应力。

相反,“无意义的成功”是指,虽然事情成功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会成功,搞不清楚这里面的关键因素和机理,也可能是偶然的,不可复制或重现,意义并不大。

因此,联想认为,无论成败,通过复盘,搞清楚成败的原因,从中学习到经验教训,才是真正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