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个贪欲想要更好的生活

生活有多坎坷,这都不重要

                                                                             文|傅小展

这是我的失望。这几天朋友和我讲:工作以后自己变得不认识自己,或者工作以前想得美好到了工作以后成了枉然。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情绪,他碰到的同样很多人也在烦恼。这就同我们熟悉的东西,突然有一天发现它变得陌生,完全是另一种东西,或者另一种生活。可是,陌生还是另一种生活,我们还将继续生活。

我们有时候只是打打嘴炮哈哈牛逼,等舒服了照旧过着原来的生活。我们知道选择需要付出代价,没有代价又哪来的便宜可拾。而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就是自己想要的。

我喜欢把这种苟且的生活称作贪欲,因为这个贪欲想要更好的生活,常常会让人吊死在一棵树上。哪怕贪欲背后的生活很美好,但额外的付出就是显得力不从心,犹犹豫豫。如果换做他人,大概是希望自己能比原来好一点,但是好一点是好多少就不清楚了!

这种状态,我们都有过。就像原来设想的情景剧,想好了台词,却由于沉默说不出一句话。这种沉默的力量是来自于内心的认同感。我写过一个朋友的故事。他是奋斗了几年的小青年,因为一个歪念在银行门口抢劫了从里面出来的人。那一天,他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是觉得在这个城市生活了那么久还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他就和另一个朋友打算搏一次命运。命运就是那么可笑,他们抢劫的是存钱出来的人。银行就在闹市又处在十字路口,遍地是人挨着人。被抢劫的人一呼声,他们两个人就被抓了起来。

他们被抓的那一刻,都没整明白自己选好的地点竟成了几年的牢狱之灾。刚好今年他们因为在监狱里表现良好,获得了减刑提前出狱的机会。出来以后,那个当年意气风发的小伙子脸上平添了几许沧桑,爱说爱笑的他就此成了话少的那类人。好在姑娘没有离他而去,算是有一个好的结果。

图片 1

不幸有二,当年发生的另一件事就没这么好运。

这个人是同村的玩伴,大我们几届。他又是村小学出名的老实人,职高毕业以后进工厂做了仓库保管员。那个工厂是专门生产模具与加工的,规模说大不小。那时候锡块卖到一百多块一公斤,一整块的锡块下来差不多几万人名币。

他做了快一年的仓库保管员,从来没打过这些锡块的主意。某天兴许是喝多了跟朋友炫耀,才埋下了祸根。朋友是吆五喝六混江湖的人,他们心想这东西值钱,又有熟人在那里,没过几天就说服了他。

那天他们开着桑塔纳进了工厂的仓库,一下车几个人就把两大块的锡块抱进了后备箱。正当他们将要离开的时候,警察出现在了大门口。工厂是在经开区的范围内,警察在这一片管得特别严,而且工厂的仓库有连线到门卫的摄像头。他们的一举一动全程录了下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如镜头里的画面来得真实。人没了,车也跟着被没收。幸运的是村里知道消息出面保释了他们,这件事就此不了了之,不然免不了牢狱之灾。保释以后,他没了工作,听说立马就南下打工去了。

事情过去了了三年,不知道他们面对的生活会是怎么样。我想世界那么大,能容下海的地方必然也可以容下这些不甘生活寂寞的人。我保留着他们的名字,并且把故事写了下来没有发表。我坚持认为他们都是一个好的工作者,只是平凡的岗位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感才陡然做了犯险的事。最终他们为自己的过失付出了代价,从此不愿回到熟悉的家乡。

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的工作者,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的记录者。熟悉的朋友很容易发现故事的主角,不熟悉的会认为是杜撰的故事。其实,他们只是江湖里的米虾,守候在边上的大鱼却常常被我们无视。在写了辞职的故事以后,我常常这样劝导自己:你自己天天都在上班,为什么就不能做到领导的位置。同理,自己辞职了,难道就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感。我想不是的,辞职还是找新的工作,无非是换一门吃饭的手艺。我觉得中间可能自己需要学会的东西还有很多。

那天,梁哥说,“不想再做销售了!销售的日子就是人比人的日子。自己的业绩比不上同期的人,常落得领导的骂。后来想想自己技不如人,还不如卷铺盖走人。”那天我在三河古镇,耳边是古镇上的大喇叭播报着台风袭来的消息,请古镇上的乡亲做好防台风的准备。我只回了他一个字“辞”。

生活的艰辛不需要太多的词汇去描述,混成什么样是自己的本事。鸡汤再多,终究是有一个极限,而且有时候不喝反而更有生活的勇气。我们坐不了王石的位置,坐在那个扫出第一干净机场大妈的位置上也不赖。

当然,我们把生活过成故事本来就没有错,再苦再累要坚持也是真心话。凡事都讲究一个定理:人活着不能仅仅是为了活着,它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