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汽车工作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图片 1

图虫创意 图

近日,前途汽车的首款产品K50正式上市。在此之前,这台车已经在各大车展上展出近4年之久。

资料显示,这款车补贴后的售价为68.8万元。前途汽车方面表示,这是国内首款拥有自主产权的电动跑车。

动力系统不占优

在前途汽车体验店内,前途汽车工作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K50使用了碳钎维混合铝合金车身,NEDC工况下续航里程超过380公里,在售后,消费者可享受终身免费保养、免费安装充电桩、数据流量终身免费等服务。

然而,对比市场上相关车型的数据后,《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作为一款双门电动跑车,前途K50的各项性能并不是特别出彩。

在运动模式下,前途的功率为280千瓦,扭矩则为580牛/米,百公里加速度为4.6秒,最高速度200公里每小时,总重量1.9吨。在Boost模式下,功率和扭矩数据则分别是320千瓦和680牛/米。相比之下,前途K50的动力数据弱于蔚来近期上市的ES8(480千瓦和840牛/米,百公里加速度4.37秒)。值得注意的是,蔚来ES8是一款全重2吨半的SUV。

此外,与目前电动车的“标杆”特斯拉相比,特斯拉基础版四门电动车ModelS75D在性能上(386千瓦、525牛/米、百公里加速度4.4秒、最高速度225公里)也基本超越了K50,而且ModelS75D的全重超过了2吨。

有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大量使用碳钎维和铝合金的情况下,前途K50重量依然达到了1.9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动力性能。

最大卖点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整车设计开发公司,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在汽车设计和研究领域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和技术,在2015年正式涉足整车制造之后,长城华冠一直以自身在碳钎维领域的技术积累为傲。

在2017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成果展上展出的前途K50全车大量使用碳纤维覆盖件,碳钎维的强度不仅超过传统的钢材,而且重量上大幅下降。前途汽车创始人陆群称:“是碳纤维内外件板,是粘接,怎样设计结构,用什么样的模具,用什么样的材料,用什么样的压机,全都是我们自己做的。”

公开资料显示,前途K50整车一共有29个碳纤维复合材料零部件,总重量约为46kg,比传统钢板材料重量降低40%以上,比铝合金材料减重20%以上。

另外一方面,碳钎维也并非没有弱点。“碳钎维部件的维修成本极高,一旦发生碰撞变形,很难通过钣金修复,只能整块更换。”一位汽车工程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量产车尚未上市

就在K50上市的时候,一段前途K50“车门异响”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开来,其热度一度超过了前途K50上市本身。

在体验店内,《国际金融报》记者也曾尝试开关K50的车门,不过并没有发生任何异响。随后,记者也向店内工作人员询问了此事,对方表示并不清楚,不过也承认目前的K50是工程样车,还有很多地方尚未完善,实车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该员工认为,目前在市面上的前途都是工程样车或者是小批量试装车,量产车目前还没有上市,所有对于前途的批评并不公平。

对于“车门异响”事件,陆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K50的确需要改进。不过前途汽车的公关人士则称“这是故意配音”,随后陆群又表态称,会持续该进产品,但不意味着视频的真实性。

上述汽车分析师指出,“所有的造车新势力第一批车辆都会出现各种毛病,前途现在连量产车都没有,批评K50还太早,所有的缺陷等量产稳定了再说。”

K50的市场定位

按照陆群的介绍,前途K50是一款高性能电动跑车,针对的目标人群是事业上小有成就,对自己的职业有期待、有信心,对驾驶过程有掌控欲望,并且喜欢开车的人。

“这样的人很多,但是跑车大多很贵,使这些人望而却步,心里的小火苗被压抑,我们希望唤醒大家对驾驶乐趣的追求。”陆群表示。

与此同时,陆群还指出,市场上双门跑车年销量总共才几千辆,前途K50不是用来走量的,是为了后面的产品定调。

业内一位资深人士认为,前途作为首款在国内上市的电动跑车,的确是在这个细分市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前途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是否有足够的品牌影响力;第二,能否打败汽油车中的竞品。

目前,市面上的高性能跑车背后都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和强大的品牌作为支撑。“前途K50的优点是比较便宜,外形也比较拉风,但是前途的品牌力能不能支持高净值消费者为此买单,目前依然有待观察。”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为融资铺路

无论是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还是小鹏汽车掌门人何小鹏都曾指出,“造车没有200亿不要玩”。此言非虚,近日,蔚来汽车在IPO招股书中披露,公司两年半烧掉了109亿元。小鹏汽车也在8月15日的品牌日中透露,公司争取到2019年底累计获得约300亿元的融资。

相比之下,前途汽车只用了20亿元就造出了第一台K50。虽然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在造车领域有丰富的经验,但是这个成绩也足够让人惊讶。陆群在公开场合也屡次表示,前途K50“只求叫好不求叫座”、“长城华冠不缺钱”、“长城华冠是新三板挂牌公司,一切财务数据都可以看到”。

实际上,长城华冠的资金情况并非完美。自2015年新三板上市之后,长城华冠长期以来从未盈利。2015年至2017年,长城华冠的净亏损数据分别是2174万元、9844万元和2.26亿元,虽然营收每年都在快速增长,但随着K50和后续K20等车型的研发上市,其支出的速度也会大幅上升。

另外,值得关注的两个数据是长城华冠的定增融资和股权质押。财汇大数据显示,长城汽车(6.950, -0.13, -1.84%)在2015年至2018年8月期间,每年的定增融资金额分别是1.14亿元、2.27亿元、3.95亿元和8.96亿元,数据逐年上升。同时,长城华冠的高管也在不断质押股份,换取发展资金。数据显示,主要股东王克坚已经质押了自己77.06%的股份,陆群的股份质押比例也已经超过95%。

按照陆群的说法,前途汽车总融资金额约为30亿元,目前的消耗约在20亿元,还剩10亿元左右。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前途K50除了卖车以外还有一个重要作用,“向投资人展示自身的技术实力,为下一步的融资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