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木面前的这个少女

第二章 梦想


“这个……”穆木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嗯?”少女发现了穆木的异样,凑了过来。

“这个……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穆木面前的这个少女,无论是从相貌还是穿着来看,都和阴阳师中的萤草一模一样。要说不同,就是比3D模型来的更可爱一些。

“哥哥?”少女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那个……啊……是不是昨天我太累了……”穆木挠了挠后脑勺。

“哥哥你累了吗?”少女轻咦了一声,“是不是昨天因为草儿的缘故,导致哥哥没有休息好……”

“呃……”

“草儿只是……只是想和哥哥更亲近一些……”少女鼻子一酸,眼眶里面噙满了泪水,好想随时都能流出来似的。

“啊……不不不,不是因为你……”看到少女在自己面前泪光点点的样子,穆木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自己长这么大,哪里见过这个场面。就算是有个人用枪指着自己抢劫,自己肯定都不会比现在更紧张。

“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帮别人搬家,所以才会比较累……”

“唔……真的么?”少女抬起头,鼻子和眼睛都红红的。

“嗯,当……当然……”

少女吸了吸鼻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那个……你是什么……啊,不,应该说你怎么会……啊!也不对,那个……”穆木挠着脑袋,不知道怎么表达比较好。

“嗯?”

“对,刚刚你说,你是叫草儿是吧?”穆木问道。

“嗯!诶?哥哥不记得了吗?”少女好像恢复了过来。

“嗯,记得。草儿是我起的名字。”穆木知道,草儿这个名字是在阴阳师中,自己起给自己的萤草的。在游戏中的名字,怎么会……

难道?

穆木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草儿……”

“怎么了哥哥?”

“你和我……是从什么时候,在哪里相遇的?”

“唔……”少女眨了眨眼,想了想,道,“什么时候?草儿记得是很早以前,就一直呆在哥哥身边了……”

“那你知道阴阳师吗?”穆木又问。

“阴阳师?”少女摇了摇头。

“就是这个,等你看到这个游戏说不定会想起来。”穆木拿来手机,想要打开阴阳师给少女看一眼。毕竟,如果让少女看到了阴阳师中的萤草,说不定会想起什么吧。

“咦?我的阴阳师呢?”穆木在手机屏幕上翻了半天,原本的阴阳师图标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别啊!”穆木心中顿时大惊。自己辛辛苦苦练了那么久,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哥哥?”少女疑惑。

“啊!不要啊!我的草儿……我的萤草……”穆木一下趴在了床上。

“草儿?草儿就在这里啊!”少女道,“哥哥刚刚说的萤草是谁我不太清楚,但是草儿就是草儿啊!”

“诶?”穆木抬起头,看着少女。

“唉,人类……人家已经提醒你这么多遍了,你就不能脑袋灵光一下?”忽然,一道声音从窗外传来。

“你是……”穆木转头,看到窗外飘着一只白色的狗。白狗嗅了嗅穆木家的纱窗,抬起前腿,一下子把纱窗推开,后退在空气中一瞪,落到了屋子里。

“会飞的狗?”

“我才不是狗!”‘白狗’朝着穆木大叫了几声,“人类,要不是看在你是第一个成为阴阳师的家伙,就凭刚刚那句话就能将你做下酒菜了!”

“啊?你……哦,我想起来了,你的样子,好像阴阳师里的小白哦……”穆木恍然。

“像个屁!就是好不好!”小白气得咬牙切齿,“这么半天都没有发现到,我看你一点也不聪明。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获得这个阴阳师的资格的。”

“当然猜不到了……”穆木反驳道,“一觉起来突然出现一个少女喊你哥哥,而且还是这么可爱的少女……然后现在又遇到了会飞会说话的狗,这个你让我一时怎么接受……”

“人类……”小白眼睛里冒出了凶光,“看来……不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实力你是不会屈服了……”

“啊?”穆木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就被一阵刺目的白光笼罩起来。白光是从小白身上散发出来的,从光晕的缝隙当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小白整个身体飞快地变大,直到和这个屋子差不多才停了下来。后背的尾巴变成了三股,尾尖红褐色的容貌清晰可见。尖尖的耳朵,修长的脸颊,双目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脑袋周围,漂浮着白色的一个个白色的面具,上面的人都露出着狰狞的面孔。

光芒散去,穆木睁开眼,一下子吓了一大跳。穆木一下子想到了,面前这个生物,不就是每次战斗的时候,跟在神乐后面的白藏主吗?

“说!人类!”小白张开嘴,露出尖尖的牙齿,吓得穆木连忙后退了一步。

“这下你认为我……是狗还是狐狸?”

“狐狸……肯定是狐狸……”穆木答道。

“呼……”穆木刚说完,又是一阵白光闪过。穆木再次睁开眼,发现小白已经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趴在地上,舔舐着自己的爪子。

“嗯,人类,知道就好……”

“呃……”穆木有些摸不着头脑。

“对了,人类,你的名字是什么?”小白站了起来。

“穆木……”

“哦……这样。那边那只萤草是你召唤出来的吧……”小白撇了撇一旁的少女。

穆木转过头,这才发现,少女仍然保持着小白出现之前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不用担心,我只不过让她停止了行动而已,等我和你说完,她自然就会好了的……”小白道,“穆木是吧……由于我刚刚变身消耗了不少能量,所以就只能长话短说了。”

“……”

“首先想你阐述两个事实。第一个,我是一只狐狸,不是狗。这点,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了。”小白清了清嗓子,道,“第二个,那边的那只就是你原来的萤草。唯一不同的是,原来的她是在游戏里,现在的她就在你身边。”

“她……你说她就是我的草儿?”穆木吃惊地道。

“嗯……可能你还不知道。当你和你的某一个式神地亲密度达到某一个值的时候,你的那只式神的神智就会被激活,与此同时,她就可以从游戏当中出来,来到现实世界和你们见面。”

“也就是说……”穆木道。

“嗯,你选择了萤草,萤草也选择了你。只有这样,她才能出来到现实和你相遇。”小白道,“每种式神都只有一只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也就是说,你的萤草出来以后,以后就不会再有人把萤草从游戏里面带出来了。所以,你的这只萤草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她是……我的……草儿……”

“喂,人类,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小白看着穆木心不在焉的样子,道,“再这样我就不和你解释了。”

“别别别……我错了”穆木连忙摆手,道,“快和我说说,还有什么其他的?”

“其他的……”小白想了想,道,“哦,对。你的手机里面现在没有了阴阳师,是因为你现在已经成为了阴阳师。你本身就相当于这个游戏,听懂了不?啊,其实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这个游戏只是依附于阴阳师而已。”

“哈?你说,我现在是阴阳师?”

“可以这么说,你不是有一只萤草了吗?”

“那我怎么没有其他的式神?”

“其他式神?一个阴阳师只能有一个式神。”

“那怎们没有数码暴龙机之类的东西?”

“啊?又不是数码宝贝,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诶?原来你也看过数码宝贝……”穆木闹了挠头,道,“大致情况我差不多了解了,就是说,现在这边的萤草,就是我原来的草儿妹妹。然后,我现在成了阴阳师,就是这样吧……”

“大体上就是这样……唉,好累啊。要是每个人类都需要这么去解说,我还不累死了。”小白抱怨地舔了舔身后的毛,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那个……小白,我……”

“人类……”小白打断了穆木的话,闭上眼睛,鼻尖一动,轻轻地嗅了嗅,道,“我好像闻到了食物的味道。”

“呃……我……”

“啊,在那边!”小白忽然双眼放光,一下子从门口窜出了屋子。

“喂!”穆木追了出去,刚到门口,就看到小白站在桌子上,嘴里叼着桌子上的汉堡,回头看着自己。

“那个是我给母亲留的汉堡……”

“嘛……别这么小气啦人类,这个就当是刚刚告诉你那些东西的报酬好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你个死小白!给我站住!”穆木刚追到桌子旁边,小白三两跳就摆脱了穆木的追捕,站在窗台笑了笑,一下子窜了出去。等穆木再追到窗户旁边的时候,小白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死狗……”穆木道。

“哥哥?”穆木身后传来的萤草的声音。

“啊,草儿,你恢复了?”穆木转过身。

难道是昨天的愿望显灵了?

“哥哥?发生什么了吗?什么恢复了?”萤草不解。

“没事,没事……”穆木走上前来,看着萤草,脸上挂着微笑。此时再看到面前的少女,穆木一下子激动了起来。面前这个少女,就是以前日日夜夜陪伴自己的草儿妹妹,突然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哥哥……你这么看着草儿……草儿会害羞的……”萤草被穆木看着,脸红了起来。

“啊?不好意西,以后不会了……不会再这样了……”穆木看到萤草的脸红了起来,自己突然不知所措起来。确实,自己刚刚一直盯着人家女孩子看,一定会给她带来不好的影响了吧。

“那个……哥哥……”萤草揪了揪穆木的衣服。

“嗯?”

“唔……”

“嗯?”

“咕咕咕……”从萤草的肚子里传来了咕咕的叫声。

“唔……”萤草将自己的脸遮了起来,身体轻微地颤抖着。

“草儿,你……”穆木看着萤草,道,“你的肚子在叫诶,是不是饿了……”

穆木刚说完,萤草忽然停止了颤动,慢慢地抬起头。

“草儿?”

萤草抬起脚,一脚踩在穆木的脚上。

穆木吃痛,一下子跳了起来。

“笨蛋哥哥!”萤草红着脸,鼓起了嘴。

“错了……草儿我错了……”看着萤草气鼓鼓的样子,穆木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道歉起来。

“草儿,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吧!你想吃什么好吃的都做给你!”穆木道。

“什么?”萤草问道,“什么是好吃的东西?”

“好吃的东西嘛……每个人应该都不一样。哦,对,草儿以前都是吃什么的呢?”穆木还真不知道式神应该吃些什么。

“唔……”萤草眨眨眼,道,“草儿也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嘛……”穆木闹闹头,道,“不记得的话,应该给你做一点什么呢?”

“唔,哥哥做什么,草儿就吃什么……”萤草脸上露出微笑。

“好吧!”穆木摸了摸萤草的脑袋,道,“那草儿就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外屋给你弄一点吃的吧……”说着,穆木转身走出了屋子。

来到厨房,看着堆满垃圾的桌子和水池,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打开冰箱看了看,也仅有几片面包,几个鸡蛋还有前两天火锅剩下的涮菜了。

“那只死狗,要不是他,现在草儿就能吃上汉堡了。”穆木抱怨了两声,将面包和鸡蛋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撸起袖子,穆木一下子埋到了水池前,飞快地刷起了堆积在里面的盘子。

屋子里,萤草听着外边的水声,坐在床边,双脚在空中甩来甩去,嘴里哼着歌。

“呼……”穆木直了直腰,看着恢复干净的水池子,脸上露出了苦笑,“唉,怪我平常不收拾,这下得多久才能弄完啊……”

“哥哥?”萤草从屋子里探出头来。

“别着急,草儿,饭马上就好了……”

萤草走到穆木身边,眨了眨眼睛,好奇地指着桌子上被切成心形的面包,问道:“这个是什么?”

“这个啊,这个是面包。一会儿我给你煎两个鸡蛋,放到面包里面,当作汉堡吃。”穆木将锅从水池里拿出来,放到煤气灶上,打开煤气,火苗一下子涌了出来。

“呀!”萤草看到突然出现的火苗,吓了一跳。

“草儿别怕,这个火没有关系的,你看……”穆木说这转动煤气阀门,火一下子变小了起来。

“哦……”萤草凑了过来,好奇地看着静静燃烧的火苗。

“好了,快回去吧,等我做好了就叫你……”

“没事的,草儿想在这里看哥哥做饭。”

“那,好吧,你后退一点,别让油溅到身上。”

说着,穆木熟练地把锅里的水烘干,之后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两个刚刚洗好的心形模具,放在了锅中央。三两下敲碎了两个鸡蛋,均匀地倒在了两个模具当中。大约3分钟左右,两枚新型的煎蛋就做好了。起锅,将鸡蛋放到盘子上,之后将两片面包平铺在锅中,表面刷上一点点食用橄榄油,之后翻个,再刷一层。约莫两分钟左右,面包两侧都变得焦焦的,黄黄的。

穆木将面包片放到盘子中央,上面盖上生菜和切好的黄瓜片,放上心形的鸡蛋。最后拿出番茄酱,沿着面包的一个边将整个面包上面挤上了一条条的番茄酱。

“大功告成!”穆木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哇!哥哥,这个好好看哦!”

“嗯,那当然了……”穆木笑道,“平时自己在家也会做一些吃的。这个东西,是我经常做的一道菜。你看,这个面包和鸡蛋都是心形的,再浇上番茄酱,象征着两颗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所以我管这道菜叫两心无间。一直都想有一个妹妹,能做给她吃的。”

“哥哥!”

“好啦,咱们吃饭吧……”穆木将两盘‘两心无间’放到了桌子上,朝着萤草招了招手。

萤草兴奋地坐到了椅子上,穆木将刀叉放到了萤草的面前。

“嗯?这是什么?”

“这个是餐具,用来吃饭的。”穆木坐到萤草对面,拿起刀叉,切下一块面包,放在嘴中,“你看,就是这样。”

“哦……”萤草学着穆木的样子,握着刀,再面包上划来划去,可是怎么也切不开。

“唔……”看着萤草皱着眉头的样子,穆木噗嗤笑出声来。

“这个是这样用的。”穆木拿过萤草的刀叉,切下一块面包和鸡蛋,用叉子叉好,伸到萤草面前。

“快张嘴。”

“啊……唔!”

萤草一口含住穆木喂的面包,闭上眼睛,慢慢地咀嚼起来。

“好吃!”

萤草睁开眼睛,眼睛里闪着光。

“是吧……”穆木笑了笑,道,“别看哥哥这个样子,平常在家里还是会自己做饭的,没事就研究一下各种美食的做法,将来我可是想当厨师的人。”

“嗯……”萤草满意地将嘴里的面包咽了下去,又张大了嘴,“啊……”

“别急,还有很多……”穆木又切下一块,喂到了萤草嘴里。

两个人一个喂,一个吃,很快,一盘‘两心无间’很快就进了萤草的肚子。

“唔……”萤草静静地看着空盘子。

“草儿还想吃吗?”

“嗯……”萤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没事,我把我的也给你吧。”

“啊,不行啊,哥哥你还没吃呢……”

“哥哥不饿的。哥哥我向来都没有吃早饭的习惯的……”穆木挠挠头,“你看,这个就是专门给你做的。如果你喜欢吃的话,那比我吃了还会让我高兴的。”

“真的吗?”

“那当然咯!”

“嗯!”萤草点了点头,张开了嘴,“哥哥喂我!”

“好,好……”

“喂……人类,有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能不给我留一点?”

“啊?”穆木和萤草听到这个声音,一下子都吓了一跳。穆木脸上一下子出现了愤怒的神色。

“小白!”

穆木站了起来,回头一看,发现站在一旁柜子顶上,一脸笑意的小白。

“你这个家伙,快把早上的汉堡还回来!”

“啊?那个汉堡已经被我吃进去了,等十几个小时后应该就还给你啦。”小白笑道。

“你这个!”

“啊!”与穆木反应不同,萤草看见小白,好想非常害怕的样子,一下子躲到了穆木身后。

“草儿?”穆木发现了萤草的异样,转过身来,“怎么了?草儿?”

“那个……那个……白藏大人在那里,我……我……”萤草声音很小,好像生怕小白听见似的。

“白藏大人?你指那个家伙?”穆木指了指小白。

“哼!人类,我在那边也是四圣兽之一,一个小小的R卡怎么会不产生畏惧。”小白一副得意的样子。

“哦?堂堂四圣兽竟然会抢夺一个R卡的食物,这个要是传出去……”穆木走到小白身边,反驳道。

“呃……”小白语塞。

“要是哪一天,我碰到了其他几个圣兽,啊,从游戏里来看,应该就是神龙,黑豹和孔雀吧。和他们说一说的话,堂堂的白藏主竟然抢了一个小小的R……”

“啊!竟敢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小白愤怒地看着穆木。

“哈,谁让你先拿我的汉堡的……”穆木摇摇头,道,“不过,你要是不还给我也行,那就得给我一些情报。”

“什么情报?”小白道。

“当然是阴阳师的情报啦……”穆木张开手,“你看,你说我变成阴阳师了,我现在一点没有感受到。所以,你得告诉我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哼!”小白用爪子指了指那边的‘两情相悦’。

“哈?你真的是四圣兽嘛?怎么这么贪吃!”

“哼,人类,四圣兽也是式神。作为式神,不吃东西怎么行。”小白看着穆木,“怎么样,给我吃我就说!”

“如果我觉得你告诉我的信息对我有用,那个东西你想要多少就给你做多少!”穆木心里暗道,等一会儿不论他说什么,自己就说对自己没有帮助就好了,这样不就不用给他吃了吗。

小白充满期待地看了看‘两心无间’,转过头,抖了抖脑袋。在此看向穆木,此时的小白,脸上恢复了严肃。

“穆木,关于阴阳师的事情,很遗憾,我不能告诉你,这个需要靠你自己去一步步探索。我只能说的是,到今天为止,你是第一个成功将式神召唤到现世的,你是第一个阴阳师。以后,会陆续有其他人召唤出式神,成为阴阳师。因为同样的式神在现世只能有一只,所以等到所有的式神出现完毕,这一阶段就将告一段落。”

“那之后呢?”穆木问到。

“之后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小白道,“我们四圣兽作为现世阴阳师的领路人出现在这个世界,为了帮你们完成式神的签约仪式。一旦签约成功,不能更改,也不能取消。”

“签约仪式?什么时候的?”

“原本每一个阴阳师都会在招出式神的时候就确定关系,到时候再由我们引导签约就好。不过,你是第一个阴阳师,于是给你有两个特殊待遇。”小白顿了顿,“第一个,就是你将在和式神签订契约,正式成为阴阳师之后,获得一本式神绘卷。这份绘卷记录着所有的式神。黑色的,代表没有被人召唤出来的,而有颜色的,代表已经被人召唤到现世的。这样,你就拥有了可以掌握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何式神的能力。”

“哇!这么好!”穆木听了之后内心很激动。确实,有了这个的话,当今世界有什么式神自己一眼就能知道。

“那第二个呢?”穆木问。

“第二个,是第一专属的特权。绘卷的话前三名都可以拿到,不过这个只有你能得到。”

“那是什么?”

小白伸出爪子,指了指‘两心无间’:“两盘那个东西……”

“妈呀……好好好,你快说……”穆木有些迫不及待。

“嗯,这才对嘛……”小白点了点头,道,“第二个,就是你现在还没有签订契约,所以,你有一次重新挑选式神的机会。”

“重新……挑选?”

“嗯……”小白道,“就是在阴阳师的式神录里面,随机挑选一只式神作为你的伙伴。当然,金色的式神也可以哦!”

“啊?!”穆木露出惊愕的表情,“也就是说,像茨……”

“那当然……”小白点点头。

“哇塞!”穆木一下子跳了起来,道,“这下是不是就可以有一个SSR了?而且还是现世的!”

“不过……”小白看着穆木欢呼雀跃的样子,淡淡地道,“至于相对的,你应该了解吧……”

“相对的……什么?”

“唉,人类,怎么就这么愚蠢。我刚刚说过,一个阴阳师只能有一个式神,所以一旦你选择了其他式神,那你现在这只萤草……”

“啊?”好像一盆冷水,浇在了火苗上,四周的火光一下子熄灭一样。

“草儿她……”穆木转过头,看见萤草静静地低着头,坐在椅子上。

“小白?能不能想想办法?别让草儿消失啊……”穆木上前一下子抓住了小白的两只前爪。这个动作让小白吓了一跳。

“人类……”

“只要不让草儿走,别说一份,就是十份,几百份汉堡我都买给你……”

“好了,人类……”小白道,“这个是寮办的规矩。作为式神,我们必须无条件执行。”

“怎么会……这样……”

“不过,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给你宽限一下时间。今天晚上我还会来找你,到时候告诉我你的答案就好。”小白一下子跳到了桌子上,三两口就将桌子上的‘两心无间’吞到了肚子里。舔了舔爪子上的番茄酱,小白从窗户跳了出去,消失不见了。

“这……”

穆木看着萤草,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面前就有一个机会,一个直接得到SSR的机会。这个是自己这个非洲人既不可遇也不可求的机会。不过,一旦选择了这个机会,自己面前,这个一直陪伴自己,这么可爱的萤草就会消失。

萤草低着头,一声不吭。

“那个……”

“铃……”突如其来的电话声打断了穆木的话,也打断了这尴尬的气氛。

穆木在慌乱中跑到屋里,找到手机,按下了接听。

“喂?您找……”

“穆木!你要再不过来,小心我一会儿杀到你们家把你强行带走!”

“班……班长大人?”

“穆木!你以为现在几点了!你再不过来,接力就要开始了!”

“哈?现在不是早上嘛?”

“早上个屁!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赶快的,别磨蹭!”

挂上电话,穆木还有些迷。回到主界面,一看7个未接电话,24条短信。再一看时间,穆木一下子长大了嘴。

“两点四十了!”

为什么?自己明明设置闹钟了啊?不应该……啊,该不会是草儿出来的时候,正好是闹钟的时间吧,所以那个时候闹钟并没有响。然后草儿看见我在睡觉,才和我一起睡的……

也就是说!

3点的接力跑马上就要开始了!

穆木一下子激动地跳了起来,三两下换上了衣服。来到客厅,看着萤草,道:“草儿,哥哥现在有急事要出去一趟,马上就会来!”

萤草点点头,没有说话。

穆木看了萤草一眼,夺门而出。要是他在20分钟之内不能赶到学校,接下来的接力赛自己就将无法参加。不参加接力赛,接下来班主任肯定会找自己的麻烦。

屋里。

始终哒哒滴转动着,整个房间再没有其他声音。

萤草坐在椅子上,抱着膝盖,将脸埋在双腿之间。

“唔……”萤草小声地垂泣着,眼泪划过脸颊,浸湿了衣领。

不知道过了多久。

萤草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桌子上盘子还有餐具,轻轻地将他们收拾起来,放到水池子里。

要是能帮哥哥干家务,哥哥就不会不要我了吧……

萤草打开水龙头,水一下子冲到盘子上,溅到了衣服上。

“啊!”萤草惊叫一声,赶忙把水关小,水这才停了下来。可是低头一看,满地都是水。

萤草赶忙去厕所拿来抹布,蹲在地上擦起来。

“嘿咻……”擦着擦着,萤草向后一腿,正好撞到了一旁堆着的鞋盒子上。哗啦一声,半人高的鞋盒架一下子倒了下去,里面的鞋全都落了出来。

“啊!”萤草赶忙站了起来,刚要去捡鞋,发现一个黑影忽然从众多鞋盒里面爬了出来。

“那个是……”萤草弯腰看过去,那个黑影动了。张开翅膀,一下子飞了起来,从萤草面前经过,飞到了旁边的墙上。要是穆木在场,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分明就是一只蟑螂。而萤草并没有见过蟑螂,所以看到蟑螂,一下子就以为是什么没见过的妖兽。

“这个……别过来……”萤草向后退了一步。

蟑螂在墙上绕了一个圈。

“别……”萤草向后退着。与此同时,一颗巨大的蒲公英出现在萤草身旁。萤草伸出右手,抓出了蒲公英的长茎。

蟑螂好像发觉了萤草,张开了翅膀。

“别过来……”萤草脸上充满了恐惧。

“嗡……”蟑螂在停歇了一段时间之后,翅膀一挥,朝着萤草飞了过来。

“不要啊!”

“叮~”

傍晚。

穆木拎着两个塑料袋走上楼梯,来到门前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草儿,我回来了草儿……”穆木走进屋,刚要脱鞋,一下子愣住了。

地上堆满了自己和母亲的鞋,一旁的鞋架也倒了下来。再往前看,穆木一下子长大了嘴。鞋柜旁边的墙壁,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洞。洞的那边,直接通到了隔壁的屋子里。还好对面的屋子还没有被人租下来,现在还是空屋子,要不然对面绝对会暴走的。

“这……究竟发生什么了?”

“草儿?草儿!”穆木跨过鞋堆,走到里屋,发现并没有萤草的身影。又上其他房间找了找,还是没有。

“草儿……她去哪里了?”

“人类……”小白的声音出现在穆木身边。木木转头一看,小白就趴在墙上的那个洞里。

“小白?”穆木赶忙跑了过去,“草儿,草儿呢?还有,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个洞,应该是你们家萤草搞出来的。至于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小白道,“那个小家伙现在在楼顶的天台上,我想,应该是做错事情了,害怕地躲起来了吧……”

“啊?”穆木扔下东西,赶快冲出了门,上到了位于10层的天台之上。

打开门,四下看了看,发现在天台的一个小角落,萤草靠着墙坐着,抱着膝盖,把脸埋在腿里。

看到萤草,穆木悬着的心放了下去。他生怕萤草有什么危险,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平安无事。

慢慢地走到萤草身边,穆木弯下腰,看着萤草。

“草儿?”

“……”

“草儿?肚子饿不饿,哥哥买了好多好吃的……”

“……”萤草低着头,没有反应。

“草儿,跟你说哦,今天下午哥哥在赛场上表现的非常好,把其他班的同学都赢了!”

“……”萤草还是没有回应。

穆木摇了摇头,靠着墙,在萤草旁边坐了下来。

“草儿,你知道吗,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

“……”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想要一个妹妹。”穆木看着远处的太阳,静静地道,“不过当时我们家不算富裕,养我一个刚刚好,要是再多一个的话,我们根本承受不了。”

“一直到了初中,我开始认真学习起来。我想靠自己的学习,赚得很多的钱,将来给我的父母,让他们享受到更好的生活。我有一个想法,就是带着父母一起出去旅游,然后给他们吃我自己做的东西。你知道吗,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厨师,不是想要做出最好吃的菜的厨师,而是想要做出爸爸妈妈喜欢吃的菜的厨师。”

“……”

“不过这个梦想,也只能是一个梦想了……”穆木笑了笑,“爸爸在我中考那年,离开家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妈妈说,爸爸再也不会回来了。爸爸带走了妈妈的感情,同时也带走了我的梦想。从此之后,我便没有了梦想。以前我还会自己做东西吃,到现在,每天吃的只有快餐或者汉堡而已。每天就是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日复一日。”

“……”

“也就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女孩。”穆木道,“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她。她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都印刻在我的心里。每天早上,她会对我说早安,每天晚上她也会对我说晚安。每当我被记忆折磨地十分痛苦的时候,她一直在旁边陪伴着我,听我倾诉。虽然并没有说什么安慰我的话,但是每次看到她,都会带给我莫大的安慰,心灵上的救赎。”

“哥……”

“最近,让我非常开心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女孩,竟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知道吗,看到她的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做着一个这辈子我都不愿醒来的梦。不过,听小白说这个是真的的时候,我真的非常高兴非常,非常高兴。我亲手给那个女孩做了吃的,还亲自为给她吃。看到她满意的面孔,那一刻,我突然感到,我停止的时间又转动了起来。是她让我想起了我的梦想。对,我想当一名厨师,不是想要做出最好吃的菜的厨师,而是想要做出她喜欢吃的菜的厨师!”

“哥哥……”

“草儿……”穆木看着萤草,萤草此时也抬起头,穆木发现,萤草的眼镜已经哭的红通通的。

“对不起……”

“嗯?”

“我把家里弄的那么乱……”

“嗯……”

“还有……在墙上留下了一个洞……”

“嗯……”

“还有……还有……”萤草又低下了头。

穆木抬起手,摸了摸萤草的头。

“对不起,草儿,让你担心了……”穆木一笑,转过身,朝着对面观望已久的小白道,“呐,小白,听好久了吧……”

“嗯”小白舔了舔嘴唇,走了过来,“人类,怪不得你会第一个称为阴阳师……”

“好了,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穆木道。

“哈?不用等到晚上了?”小白笑了笑,“好啊人类,让我听听你的选择吧。”

“那么多式神,我应该选哪个呢?”穆木挠了挠头,道,“武器太长的我不要,猜拳的我不要,憋火的我不要,喝酒的不要,吃包子的不要,四条腿的不要,两个脸的不要,坐竹子的不要,坐画儿的不要,头上有龙的不要,特别费火的不要,开花的不要,刮风的不要,天上掉水柱的不要……”

“喂喂喂……”小白皱起了眉头,“那你要什么,快点说。”

“哼……”穆木笑了,一把将萤草拉到自己身前,从后面抱住萤草。

“我要……我的草儿……”

“哈?”

“哥哥!”

“人类,你可想好,那么多SSR你都不要?要知道,每一个等级,实力的差距可是相当的悬殊。”

“嗯,我当然知道,我又不是没玩过……不过……”穆木道,“SSR,终究只是个稀有度而已,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金色的家伙而放弃我的梦想呢?”

“哥哥……”眼泪顺着萤草的脸颊流了下来。

“哈?你确定你真的要她?你没看到她今天在你家里笨手笨脚的,还搞了那么大的破坏?”

“嗯,笨手笨脚的,不就是应该笨手笨脚的嘛?”穆木反问道。

“哈?”小白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妹妹什么的,只要负责可爱就够了!”

穆木拉起萤草的手,笑道:“无论你犯了什么错误,惹了什么麻烦,交给哥哥就好了。”

“哥哥……”萤草忍不住扑进了穆木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我还以为哥哥你不要我了……”

“没有哥哥的话,草儿好寂寞……好寂寞……”

“嗯嗯,对不起,对不起……”穆木轻轻地用手拍着萤草的后背,安抚着萤草。

“好吧,别怪我没提醒你,以后你要是后悔了,可别来找我……”小白翻了翻白眼。

“嗯,那当然。”穆木笑道。

看着穆木脸上的笑容,小白叹了一口气:“好吧,既然你决定了,我就不说什么了。准备好,马上进行契约的签订仪式。”说着,小白身上散发出白色的光,几秒钟时间,就变成了两米高的白藏主。白藏主大叫一声,脖颈上面的鬼面一下子飞了下来,将穆木和萤草两人围在了一起,散发出的白光将两个人彻底地包裹了起来。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白光散去的时候,两个人重新出现在了楼顶之上。而小白,已经不见了踪影。

“呼……好神奇,这就结束了嘛……”穆木感受着刚刚的感觉,不由得有些意犹未尽。

“哥哥!”萤草再次扑到了穆木怀里。

“草儿……”穆木轻轻地摸了摸萤草的头。

“哥哥,对不起,我把家里弄的乱乱的……”

“嗯,咱们一起来打扫吧。下次可不要这样子咯……”

“嗯!”萤草笑着点了点头。

“走吧,我给你买了好吃的,咱们下去吃吧!”

“嗯!”萤草答应一声,双手拉着穆木的手臂,两个人离开了天台。

进门,回屋。

“咦?草儿,看到我拿回来的袋子了吗?”

“没有啊?”

“诶?奇了怪了,我明明放在这里了啊……等等,该不会……”穆木好像想到了什么,赶忙朝着门口的大洞处跑去,翻过洞口,到了另一边,开开灯,一下子跳了起来。

只见地上,两个空塑料袋躺在地上,四周全是各种包装袋,还有青菜的根茎。就连刚刚买回来的饮料,都已经被喝的一干二净,瓶盖也不知去向。

“这个……”穆木捏紧了拳头。

“哥哥?”萤草探进头来。

“这个死狗!小白,别让我再看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