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馆——太空馆——孙中山纪念馆——图书馆

第三天:艺术馆——太空馆——孙中山纪念馆——图书馆

因为之前没买到缆车票,没去成山顶,回来后又打听一下,可以走半自动扶梯到达半山区,再爬上山,或者在中环乘15路公交车直达山顶,早上起来后就直奔码头,准备登山。可无意间看到尖沙咀星光大道上的艺术馆竟然免费。香港的博物馆每周三都是免费,刚好让我遇到,岂能错过这个机会。里面的东西一般,有些古代大师,还有一些现代名人,不过精品不多。后来走到顶楼,有一个练习中心,可以用提供的模具刻模,蛮好玩的,几个外国人还在美元上印上图案,大家玩的嘻嘻哈哈。

出来后又转去前面的太空馆,因为免费,又是五一,有很多小朋友,人超多。里面的很多游戏都可以自己动手,参与其中。比起那些只能远观的模型,实在更富吸引力。可惜就是人多,玩每一个都要排好久的队。

出来后又搭乘天星小轮过海,我超喜欢这个交通工具,在香江上慢悠悠的晃到对岸,顺着天桥左穿右冲,找到前一天看到的半自动扶梯,向半山进发。在香港一定要安排一次半山扶梯之旅,窄窄的小巷,站在扶梯上看着两边五颜六色的小店,有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喝咖啡,有人流连在手工店,就像在香港的呼吸里穿行,特有的港式风情在这里表现殆尽,绝对是超值的感受。

本来想上山的,可是走一半累了,刚好看到指示牌有孙中山纪念馆,就找过去,想着反正也是免费,过去瞧瞧,可惜没什么意思。回来后天色已晚,我也没什么力气,登山看夜景的计划只能再次搁浅。看看时间尚早,就搭乘“叮叮”车再去一次图书馆好了。

因为之前功课做的不足,不了解“叮叮”车要在后门上,前面下车,在下车的时候刷卡。上车时比较尴尬,那个车门有点类似地铁的通道,就是三棱斜棍那样,直接走进去就好了,可是我还在那边找地方刷卡,结果弄得大家都看我。又丢一次人。上车后直接到二层,找一个开窗的位置,看外边的风景,感觉很惬意。

有一点还是忽略了,这天是公众假期,图书馆7点就关门了,可惜又不尽兴。再做“叮叮”车回去中环,过海,结束一天的游荡。

第四天:太平山顶赏夜景

所谓自由行,就是每天睁开眼睛,想一下你今天要去的地方。因着不同的理由,始终没有登上太平山顶,欣赏那久违的(在TVB里见过多次)香港全景。故今天必须去山顶。起床时晕头转向的也没看时间,出门时瞄了一眼,竟然12点半了,乖乖,赶紧走。下了天星小轮后,没出天桥,按着前几天的打探,一路来到自动扶梯处,开始我的爬山之旅。

我还是超推荐这条线,站在扶梯上,可以欣赏香港所特有的大部分景致。随着扶梯的上升,一条条坡路、小巷、商店、饭馆……像自动电影一样,从你眼前闪过,遇到漂亮的景致,还可以停下来拍照,超赞。

据说下了扶梯,就到半山区。我一开始以为是到山的一半,后来才知道,居然连四分之一都算不上。下了扶梯,按照指引有两条路可以上山,一条时间短,但是路艰难;另一条景色美,可是费时长。我客观且理性的考虑了一下,决定走容易的路。顺着方向前进,可走了半个小时,居然,居然才到上山的入口,合着刚才都是前奏啊。

山上岔路比较多,建议步行的人顺着“晨运路”走就可以了,有标识三千米,但真的很累。开始不清楚,一路打听着上去的。路上遇到一群学生,好像是植物系的在做野外学习。后来遇到一个老伯,一起聊着上去的。他出生在上海,小时到香港,后来去外国,晚年又回来的,有时间就会来这边爬山。他说平时这条路很多人,但那天下雨,又刚过公众假期,所以人真的很少。爬山的时候,很僻静的地方就我一个人,两边的山路很陡峭,又下着雨,我就在想会不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我被谋杀,然后抛尸,然后被晨运的人发现(TVB看多了),然后我就看那条路,越看越像电视里演的样子,结果什么也没发生。还有点小失望,我是不是变态?

爬山真的很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久没运动的缘故,只有3000米,我却走的要吐血。不过在山顶看到美景后,就觉得一切很值。到了山顶,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排着长长队伍,等着缆车下山的人群,那里风很大,想想他们排了2个小时买票,再排2个小时下山,心里小小的幸灾乐祸了一下。(小邪恶)

山顶有两个观景台,一个免费的,一个花钱的。花钱的叫“凌霄阁”据称360度无死角,全方位。偶没上去。去了那个免费的,比凌霄阁低些,但也能看见维港全景了,很漂亮,真的很漂亮。另一面是离岛景致,裸眼可以看到南丫岛的大烟囱,用免费的高倍望远镜可以看见海上游船内的人。离岛这边看去,像远离人间的仙境,很美。貌似出海寻仙应该是这种感觉。维港这面就是很现实的生活,高楼林立,灯红酒绿——入世与出世。

在山顶的翠华餐厅解决了晚餐,真心很一般,但这些都是很有名的餐厅,而且标价和上海一样,这里还是港币,当然要占点便宜了。这里一定要表扬一下香港,即使在旅游景点,商店的标价也和其他地区差不多,这一点和稍后的澳门比起来,实在太赞了。山顶的风很大,虽然夜景极美,心中不舍,也不敢停留太久。暮色之中,恋恋不舍的乘上下山巴士,在上层可以很好的欣赏沿路美景。在香港岛一定要做双层巴士,就像做过山车一样过瘾。山路曲曲弯弯,只有两条车道,非常狭窄,坡度又很陡峭,可是巴士司机开起来却绝对不比平地差。上上下下极为迅捷,堪比过山车。

晚上路过尖沙咀码头时,看见放入海中的大黄鸭,还有岸边一排小鸭子,当时不知道是在做活动,也没了解大黄鸭的名声,简单看看就回去了,没拍照,没激动。回来后看见这么多相关信息,确实有点小遗憾。就这样与大黄鸭中国的处女行擦肩而过。

第五天:深水埗

这是在香港的最后一天,明儿早搭船去澳门,所以行程安排上以放松为主,原本是打算去一趟迪斯尼的,后来听他们说,那里不过是有一些急速设施,哪里的主题公园都差不多,再加上香港的离岛景致一般,也就兴趣缺缺,懒得过去了。在香港如果没购物,单纯的游玩五、六天就够了,这里确实不大。因为实在喜欢《怒火》,就决定要去深水埗转转。早上出来时天就一直阴着,后来居然下起雨来,只能躲到一个商场里面,用身上仅有的16元在满记吃了一份甜品。有够狼狈。

雨势小了些,向深水埗走去。那里才是香港的骨髓,有着香港最本质的特征。鸭寮街的旧电器,汝州街的纽扣,荔枝角道上的服装批发,虽说在雨中泥泞,但人还是很多。可惜走了那么久,总是看不见《怒火》里的场景,可能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

乘巴士到中港城客运码头,本打算看看去澳门的船票,结果卖票的吓唬我,说周末早上的票很难买,让我立刻买。我问他为什么比平时贵,他说是周末,会贵些。回去后阿姨说,他们故意的,多收钱。没想到香港也这样,还是海关呢!

最后一个晚上,我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去茶餐厅点了一份大餐,又要了一杯鸳鸯。都怪Laughing,我忘记了自己在下午4点后不能碰咖啡,结果——在香港最后一晚,居然失眠,搞到凌晨3点才睡,结果不到6点就爬起来,去赶船。

第六天:香港——澳门——珠海——上海

这一天转战四地,这一天搭乘多种交通工具,这一天筋疲力尽,这一天终于回到那个虽不是故乡,想来却有些亲切的城市,竟然隐隐有些温暖之意。

撑着3个小时的睡眠,带好所有行李,告别阿姨,来到客运码头乘船去澳门。本来买的是7点半的票,结果赶上了7点的船,急急上船,这就是悲剧的开始。可能是早上没吃东西,可能是维港风浪太大,开船后胃里一直绞痛,头也是晕的,往嘴里塞个巧克力后,我就靠在座椅上像个死人一样数时间。可是没撑多久就开始呕吐,我也算理解了晕船的赶脚,想来那些晕车的人也真是可怜。吐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并发誓再也不坐船了,在意识趋于模糊状态下,突然听到一声天籁,“到澳门了。”谢天谢地,总算活过来了。

站到实地上好久,还没缓过晃荡的劲,这一路海景自是无从欣赏,就连澳门码头的景色亦是无心。在关口站了好久,觉得眩晕过后,才向车站走去,出门前向一个旅游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要地图(事先有在网上查到,关口会提供免费地图),他说还没开始上班,现在没有。然后从身上拿出自己的,递给我。真是特别感动。在公交车站打算乘赌场的免费巴士,没等到,后来问一个美女,她说要到9点以后才有,好吧我自己花钱乘公交,看着大概的方向就上车了。

澳门真的很小,看着地图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我在这里时间有限,只能停留三、四个小时,就决定去大三巴牌坊附件转转,氹仔岛那边就等以后再去吧。在新马路附近下了车,顺着路上标牌走。澳门的标牌有点乱,有时候指引会突然消失,你绕几个圈,隔了几个路口又会发现。大三巴那边景点很多,可是指引比较乱,只能沿路碰运气,看见一个就过去转转,看不到的就没办法了。

澳门的路也是上上下下的,坡度很多,很窄,房子是具有葡式风情的五颜六色,很鲜艳,但仅限于景点周围,一般的民居和香港差不多,楼高且密,房子很破。想来是人多地少的原因。大三巴很有气势,但周围的景点就一般,反正澳门也不是以旅游为主的。地图标示的有名地方多半是教堂,都是外国人建的,应该是各具风情,可惜我不懂。看起来都一样。而且名字超级拗口,我一个没记住。

澳门有一点我很讨厌,就是在旅游景点附近东西超贵,离景点越远越便宜,香港就不这样。突出了其暴发户式的本质。因为晕船一个早上没吃东西,转了这么久多少有点饿了,网上攻略说这边有很多试吃,一路吃过去就好。其实,没有的,可能时间还早(11点多吧),反正都是卖东西的,没什么试吃。在大三巴附近,一串鱼蛋10元,走过一条小巷3元一串,要不要差这么多啊,内地也没有这么夸张吧。还要说一件让我无比震惊的事。当时要买鱼蛋,那个老伯说3元一串,十元三串。我就想不能多买还贵啊,就反复和他确认,但他普通话不好,我也分不清是10元还是7元,看着旁边的人,大家都不懂,递过去十元,然后拿了三串,放在一个碗里,据说那个碗是要一元,原来这样。后来我说我买一串,大概是他老婆就过来了,给我拿了一串,我接过来转个身,那个竹签就断了,鱼蛋掉到地上,我自认倒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结果那个老板和他老婆在那边幸灾乐祸的大笑,实在是一点掩饰都没有,两个人笑的那个肆无忌惮,我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冷血的人,或者我不知道怎么说,周围买东西的人都没有笑,我们就这么看着他们俩个人在开心的笑,笑,笑。真的是很让人齿冷,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的小商贩,无论那个地区落后还是发达,无论那里风气如何,在澳门,大三巴,我遇到了迄今最为冷血、无齿的笑容,我对自己讲,也许这只是一个个案。

从大三巴出来,顺着新马路往新葡京走。路上看见一家双皮奶店,人很多,要25大洋一碗,想来总要尝尝特色,也要了一碗,结果只吃一口,就觉得恶心。想想那25的大洋,咬咬牙又吃了几口,实在难以下咽,落荒而逃。我不喜欢澳门的食物,无论是双皮奶还是蛋挞,糕点都不喜欢。

其实新葡京很好猜,澳门的房子一般比较破,那些超豪华的就是赌场了,其中最高最亮的就是最有名的新葡京了。未免走冤枉路,还是和路人打听了一下,他给我指了方向,还一路带我过去,果然澳门人还是比较热情的。不过说实在的,看见新葡京后还是有点失望,虽然外形很漂亮,但和我预期还是有点差距,总觉得上海随便一个高楼外观也差不多吧,谈不上奢华。问了门口的警察(不是保安,是警察),得知免费接驳车在赌场地下,就走进了只在电视里见过的赌场内部了,超过21岁就随便进了。进去之后,里面很热闹,也有很多人在玩,但还是有些失望,和我想象的那种一眼望不到边的情景差很多,应该说里面很大,可我觉得没大到让我吃惊的程度,有人在玩,也只是几个圆板,没有电视上演的成摞的钞票,可能是时间还早,人不是很多,那些荷官也没有很漂亮,很潇洒的动作,总之比较失望。牌桌上的人都是很谨慎的放着筹码,没有什么歇斯底里,双目赤红,站在后面想起哄都没氛围。跟一个荷官要了免费车票后,就到地下乘接驳车去了。

澳门很小,接驳车绕了几圈,结果到关闸时还不到半个小时,在关闸附件再一次领略了澳门路牌的无顺序,看着关闸的入口,心里是很不舍的,我的五一,我的而立之年,我的自由行,只要在迈过这个门口,就都结束了。这些天就像是跳出尘世的一场游历,时间到了,终究还是要跳下南瓜车,回到现实。

从关闸到北拱,就是从澳门到珠海,从一个门进去,从另一个门出来,就是不一样了。这里手机已经有信号,我一边上网,一边拍照,也不过十几分钟就走过去了,和网上说的要一个小时差很多。出了北拱,其实直线距离不过百米,但是感觉就是不一样,虽然两边都是说粤语,可是感觉就是不一样,在周边转转,也没什么可看的,买了机场大巴的车票,直接离开。

珠海机场很漂亮,反正机场都这样,也没什么特别的。望眼欲穿的等到晚点的飞机,没想到那个换登机牌的帅哥还给我一个靠窗的位置,心情超好。我极其喜欢在飞机上看云,光彩琉璃。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后已到上海。预留了搭地铁的银子后,将身上所有的人民币换做东方既白的一顿晚饭。然后,回到我那个不温馨,不整洁的迷你小窝,心里竟然隐隐有一丝安然。

这一天,从香港,到澳门,转珠海,回上海。乘渡轮,坐小巴,搭飞机,转地铁,历经疲惫,回到了离开7天的小窝,上床睡觉。

食物:

关于食物,这里特别说明一下。香港不愧是美食之都,食物没的说,超好吃。但个人口味问题,总觉得路边摊要比大饭店里的东西更加美味,这也是米其林特意把香港的路边摊加入星级的原因吧,咖喱鱼蛋我的最爱,还有什么小笼包,烤大肠,牛百叶,鱼丸粥……总之万种千样,口味各异,绝对的美食享受。但有一点,我不喜欢香港的奶茶,居然一点糖没有,每次喝都要加几勺糖,可是味道还是不好,我不喜欢。

至于澳门,我不喜欢那里的食物,奶味较重,蛋挞很油很腻,但不甜,吃到口里感觉像咬了棉花;双皮奶也比较腻,肉铺较软,但味道还是油腻的,那些糕点,更是太过酥腻,不合我的胃口。

巧克力吃完了,我开始想念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