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想会束缚在一个更大的生存机制里频频回首感叹

只要你是随着时间往前流逝着,你就无法获得长久的平静。死亡才会带来最终的平静。

波澜不惊的生活下或许掩盖着一颗躁动不安的野心;糟心的鸡毛琐碎会不间断地打破你正修炼沉淀的心境;违背天性的克制怎堪经受各种俗世中的刺激撩拨?

明白不代表懂得,懂得不代表甘心。

孩童时期以为长大后迎来的是自由、是新生,不曾想会束缚在一个更大的生存机制里频频回首感叹:假如当时做出另一番选择,提早懂得一些道理,会不会是另一番处境?可惜没如果。青春系列影片票房火爆正是因为迎合了这种心理。 青春之所以可贵,不仅在于它的朝气蓬勃、年少轻狂,更在于它还未定型,还有未知的猜想,让我们以为还有更多的可塑性。

然后就会发现还没有伸展开想要大展拳脚的其中一只手,便被套在了流水线上的模具里挣扎却不敢逃脱。 开始很有默契的踏上约定俗成的路线,也没来得及挥手道别,等开始有些许自我觉醒时却已深陷其中望洋兴叹了。于是内分泌失调了。

可能每个人引起失调的触发点不同,但大多源自于期望与现状之间所有的落差。你有没有失调,能透过你的暮气沉沉、你脸上冒出的伪青春痘、你焦虑的神色、还有你酸涩刻薄的话语中看出端倪。于是运应而生了鸡汤文学,这浓稠的营养鸡汤就成了内分泌失调后的激素调节剂,但这种调节剂就跟糖尿病患者需要定期去医院注射胰岛素调节体内血糖平衡一样,只是一时的缓解调节,之后仍会再次失调。要是某些对此调节剂已产生抗体的体质,还是多喝点白开水稀释下分泌过剩的激素吧!

想太多也会失调,因为通常让我们牵挂的都是些未知,未得,未解,未了的人与事。为了达到平衡,我们会无中生有的杜撰、捏造一些与事实相对立的假想,并奉为信条以换取平静。我们谓之:想通了。然后还需要回避诱发此种失调再次发作的相关刺激,做到只看自身想要看到的反馈。从此不管外界如何在你面前耀武扬威,也不管内心是否翻腾倒海,我自岿然不动。就算你是酸葡萄心理,无论有多少人告诉你这葡萄有多么甜,只要你忍住不去尝它,你就可以坚持自己的观点。当然为此你可能成了他人眼中的傻帽,为了自我保护而拒绝验证真相的胆小鬼。

当然,自熬鸡汤比他人熬煮的鸡汤效力要更持久些,被他人说服的内在归因实则是终于说服了自己。但不管怎样,内分泌失调的反复发作是不可避免的,不信你回头数数你都干了几碗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