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快一点生产

真是奇妙,每次进京,我不是在感悟人生,就是在写道歉信的路上......

近期真的让很多喜爱吱音的朋友们,久!等!了!

一句单纯的抱歉,不足以解答朋友们心中的十万个为什么。sorry doesn’t mean anything…...

为什么不能快一点生产?为什么不能多备一些货?为什么不能优先生产我订的家具?为什么优先给别人发货?为什么不能特殊定制?为什么不用这些材料?为什么不能再便宜一点?为什么一张简单的桌子,要等这么久?为什么...... 这一切,真有这么难吗?

我相信,所有问题的背后,都是当下本土原创设计品牌心中,难以一言以蔽之的『好难』。

图片 1

一批家具,从选料、开料、机加工、组装、打磨、涂装、品控到包装,完整的生产周期平均约2个月。对于原创设计而言,在此之前的设计、打样、修改、再打样,是一个更加漫长的无限循环。

吱音目前有70几款家具设计,SKU有200余种。每一种都需要循环备货几十到几百件,而每一件都由几十到几百个不等的木料零部件组成。为了尽可能缩短大家等待的时间,我们每一天,都在和这样的成千上百万的数字,做算术做优化。

图片 2

在道歉之前,我也想对吱音的代工厂说声感谢:辛苦了!

虽然是有着几十年丰富外贸生产经验的厂长,遇见吱音,也是人生中最大最难的挑战吧?(苦笑)原创不代表发明创造,桌子椅子绝非我们的发明,但是吱音确实运用了很多自己的设计语言和方式。这些对于传统供应链,需要经过颠覆性的思维转变和适应过程。常规的生产量,已是挑战,更何况工人们要不断跟着吱音,学习各种新鲜的语言。生产融光,需要学习物理和光学,生产达利,需要研发自己的组合件。

名字最simple的简椅,内藏”后踢腿”,有着蓄势待发的张力。靠背虽矮,但可收入桌底,小户型的视觉洁癖。然而,这把椅子的生产,一点都不simple!由于椅面的弧度和各个微妙的角度,无法通过纯机械化的组装机来完成。

图片 3

达利吧台桌,台面的竹简卷叠方式,是吱音研发和脑洞的结晶,工人先迅速学习掌握这门"语言"。但达利腿部的细节,四面罗马柱的弯度,尽是一些普通立铣打不出的角度。这无疑又增添了更高难度。

图片 4

花妆架也是让工人们头痛不已。首先是细腿开料后,需要静置5天以上,刨切后再次静置再刨切,避免实木变形弯曲。而后是花妆小盒,需要拼一次锯一次,打斜口再一次,倒角又一次,小抽屉开槽打孔又一次。常规盒子,机加工只需一次完成,而我们的花妆架需要反复五六次!每一道,都需要调适一遍机器。所以请原谅,我们为什么必需要批量化、为什么无法特殊定制的苦衷。

图片 5

普通工厂或许只需要面对一部分这样的特殊产品,可吱音的产品,几乎每一件都是细节控、极致狂。官帽椅的各种斜面纵面的微角度,吱音首席木匠出马,也要连续作业二十天,方可制成白胚。音阶高凳,每一道纯实木的脚踏,都需要在保证角度的同时,实现接近于金属的强度。天圆地方的屋檐四角线;日出书桌,日出与日落间的顺畅性;小芭蕾梳妆台的小而巧,无一不是难点。

我和厂长细数『吱音』:"哪件产品最简单?"厂长笑语:"都!好!难!"

在生产线上,这些批量产品,都各个排好了对。加急插队,是工厂最不希望听到的指令。

图片 6

或许大家又要继而发问:为什么不能多一些工厂?为什么不能让产品更简单?

请问:中国现在有几家愿意接受小批量生产、且件件家具都是原创无模具、且有道德底线不会随意山寨和私下交易的供应链?又有几家工厂能够认同吱音的价值观,设计上追求极致,价格上追求亲民?

图片 7

吱音的起点椅,在参加2015年上海国际家具展数月之后,即被"致敬"

图片 8

天津某厂在数月后的广交会上推出的山寨版起点椅

图片 9

吱音于2014年上海国际家具展首次亮相的希德抽屉沙发

图片 10

某国品牌于2015年秋天上架的"新作",希德就此失去了小眼睛与小肚腩抽屉

YES! 吱音的定价定位,一方面是在尽可能和网上白菜价的”经典款””致敬版"相争;另一方面,是希望将用心的设计,分享给更多的朋友。面对某些无底线的山寨寨主,我们就像见到可恶的人贩子。我们无法让他们理解,怀胎九月的负重与生产时的十级阵痛。他们会给吱音的娃儿们改名换姓,捏来揉去。把最难生产的弧度角度都变直,挑战工艺与强度的细胳膊小腿都变粗。外观上或有几分相似,但都不是那个最初最真、身材姣好的你。

维持得体的身形不易,诱人的马甲线背后,都需要付出更多汗水与努力!

最后一个答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坚持?值得吗?

答案是:必需的。这一切的努力,既是为了分享设计,也是为了一口气。

我们曾经面对过法国采购商的挑衅,认为吱音的产品不可能是中国人做的设计,还指着我们的中文logo责问:see?it must be made in Japan!?所以,希望时间会慢慢给予回答......

只是这段时间,真的好漫长。漫长得让我们无言以对,每一位耐心等待,期望与失望间徘徊的知音们。

有一位被我们磨光了所有耐性的朋友,客服小伙伴可以听出你对森叠桌的喜爱,与长长久久的无奈。对不起,森叠桌,也是吱音不断改良优化的阵痛指数十级的产品之一。这张图是品控在用放大镜的眼光,审视每一张桌的痣与齿。我们在修身锻炼,每一张桌精致的『马甲线』。

图片 11

数日前,为了上海展厅的暖房活动,为了不打乱工厂的生产秩序,吱音工作室的小伙伴们,亲手制作了一批实木相框礼物。榫卯间未能严丝合缝,精细打磨时出现难以愈合的完美斜缝,都让设计部的姑娘们由衷感慨:此时此刻,打从心眼里理解,工厂”难产”的十级指数的阵痛。

图片 12

吱音也是不折不扣的『结果』主义论支持者。我们不能把所有困难的过程,都强加给支持吱音的每一位朋友。就像原创家具界前辈所说:"我们不需要同情"。或许我们需要的,只有加倍地努力。而对于所有超过约定发货时间一周以上的朋友们,除了真诚地致歉,我们还会以实际行动来回报大家的耐心支持!请随时与客服姑娘们联系~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和工厂一起努力,升级供应链,提升生产速度,不断优化品质。

为了一张桌的马甲线,我们会坚持跑好马拉松的每一里路~

图片 13

特别鸣谢:张乐陆的妙笔画作!

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