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伏枥他们已经将这主板的每个功能模块都调通

    招人风波之后,就很少见武总往17楼跑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20楼的隔间。而武总对段伏枥的抱怨,也仅仅只有那次,后来就再也没有提过。对于段伏枥而言,还要不要招新人,后续如何去招新人,已经不是自己所关心的事情;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则是如何捣鼓这GPS主板。
    
    其实在两天前,段伏枥他们已经将这主板的每个功能模块都调通。当然并不是打回来的十片板子都能够正常工作,毕竟开发过程中还是有损耗的,能正常使用的也就六片,不良率接近40%。但这对于段伏枥他们而言,这相当于自己的第一个作品,也算是成功了。只不过,接下来的问题才是最最关键的,这调好的主板能做什么呢?
    
    在规划这块GPS主板的时候,结构是随意而为的。也就是说,并不是基于某一款外壳而制作的。当时武总的说法是,先不管,做出来再说;等做出来了,再找外壳厂商来根据这主板做外壳。可现在主板已经调出来了,不要说外壳不见踪影,就连外壳厂商也不见一个。跟武总说到这事,他随承认之前有这么说过,但却反咬一口:“我也没有办法啊,你们现在这主板做得这么烂,没有人要啊!”
    
    虽然武总的话语听起来有点气人,但实际上却也是如此。虽然功能是好了,但却只是大而全,并不是精而美。比如说,视频输入这块,虽然在LCD上能看到相应的图像,但画质非常糟糕,噪点也很多,基本上只能说是可以看到的阶段。而至于导航仪最重要的导航效果,也是差强人意。因为主板的规划太小,能将元器件全部摆进去已经不容易了,根本就留不出哪怕一点点空间来放置屏蔽罩。只要有一点点干扰,GPS收星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而现在是全开放的,那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武总自然也会抓住这点不放:“你们这板子收不到星,这不行啊!你让我怎么推给客户?”
    
    在技术方面,曹燕毫不示弱,咄咄逼人说到:“刚在规划的时候,我们就说过,一切都要从最简单的入手。还不是你,什么都要往上面加,还说出了问题,由你来解决。现在倒好,问题出来,就全怪我们!”
    
    曹燕所说的不仅在理,也确实是事实,武总也无从反驳。只是这么一来,就苦了沈俊。武总故伎重演,在以前AU1200的那套做法又搬到现在Telechips 4.3'主板上:往上面贴铜皮!以前的效果不好,现在的效果自然也是一般,所以GPS收星效果毫无改善。只不过这么一来,这第一版telechips的尝试,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失败:无法推向应用的产品,不是失败还能有什么?
    
    所谓时势比人强,或许正是这个道理。正当段伏枥一筹莫展为部门的前途暗暗发愁的时候,图从台湾张兆文处得知,Telechips已经开始支持CMMB了。这消息,瞬时点燃了段伏枥的热火。CMMB中文名称是中国移动多媒体广播,是由中国广电总局颁布的,据说今年2008年的奥运会还会通过CMMB进行转播。如果在奥运会之前能够将这机器做出来,并且推销出去,那么销量一定很可观。
    
    考虑到这点,段伏枥不由地有点兴奋,匆匆忙忙地去找武总商量。段伏枥的想法是,现在这4.3'的板子就不要再搞了,再弄下去也不见得会好到哪去。不如重新开始,这次就不要放那么多东西,只要GPS导航和CMMB模块就好。这样开发周期就能大为缩短,说不定在奥运会之前还能批量产;如果真能这样,那机器的销量就不用发愁了。武总虽然对就这么放弃这第一版有所不甘,但段伏枥的想法,却看起来是目前最好的。毕竟在这时候,其它的芯片都尚未见到有支持CMMB的功能。也就是说,现在市面上的CMMB设备是很匮乏的,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或许就能决定公司今后的走向。武总也想到了这层,略微沉吟了一下,也便同意了段伏枥的计划。
    
    只不过这计划的实施,尚有两个难点,一是外壳,二是CMMB资料。如果还是像之前那样,先打板,然后再找外壳,固然可以。可关键在于,这么一做的话,就需要开模,开模就需要花钱,而这又是武总所不愿意的;而现在市面上的公模嘛,又并不是很多,并且长得也不咋地。至于CMMB资料嘛,因为这是深圳的Telechips原厂做的,台湾是没有CMMB的,自然张兆文他们这些代理商是没有相关资料的;如果要获得相关资料,那必须要找深圳的Telechips原厂。因为不同区域的代理和原厂是有排他性的,如果段伏枥他们需要直接获得深圳原厂的支持,那么势必要和台湾张兆文他们断绝业务往来。这样对张兆文他们是不是很不公平,再怎么说,自己一穷二白的时候,是他们伸出的援手。
    
    对于这两个难题,武总倒并不怎么担心,拍拍胸脯说一定能解决。对于现在的段伏枥来说,除了相信武总以外,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
    
    在利剑电子做AU1200这款7'的导航仪的时候,不是请过模具厂的冯总给开过模,做过外壳吗?只是后来黄华中一直将GPS收星不好的原因归结于模具的质量不行,所以一直都没有给冯总模具的尾款。而现在黄华中和武总分家了,黄华中更不可能给冯总支付了,难道这些模具的尾款就这么打水漂了?没办法,冯总只好来找武总了。
    
    冯总是下班时间过来,武总也许觉得这些事情在公司谈不好,所以便决定边吃饭边谈公事。对于冯总来说,段伏枥也不是什么陌生人,毕竟在利剑电子的时候还经常打照面,所以武总便也让段伏枥一起来吃饭了。
    
    刚一坐下来,冯总就哭丧着脸说:“我说武总啊,那模具的尾款,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啊?都已经一年多了,我还要给工人工资呢!”
    
    武总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到:“我也想给你啊!可是你那隔板做得太差了,让我们机器收星不好,以致于卖不出去,我们哪来的钱给你啊?”
    
    冯总不依不饶地质问:“你现在不是并到安勒斯了吗?再说了,这机器也是安勒斯要的吗?你可以问严董拿钱啊!”
    
    武总摇了摇头:“虽然是并到了安勒斯,可是我做不了主啊。何况,你这模具做得确实不好,严董也大为火光,他也不会给钱啊!”
    
    冯总有点恼了:“收星不好真的不是我的问题,是你们设计得不好啊!”
    
    武总两手一摊:“那你说,不是你外壳的问题,那是什么问题?”
    
    冯总只是做模具的,电子设备有什么问题,他哪里说得上?一时间,冯总不由语塞。
    
    武总拍了拍冯总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到:“那机器卖不出去,我是没办法给你尾款的。但我们这么熟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为难,是不是?我现在告诉你一条路子,我们正要做一款4.3’的CMMB导航仪,现在市场上都没有,以后肯定会热销。你想啊,奥运会都要有CMMB信号,这能不火吗?这样子,你给我们下单,然后我们以成本价给你,不赚你一分钱;等你卖了之后,那利润的一部分就算我们欠你的尾款,你觉得如何?”
    
    机器还没做出来呢,做出来之后是不是如预期一般热销,那也是没谱的事。可武总现在就给冯总打包票,不仅没打算还尾款,还让冯总给自己下单,这主意也太歹毒了。冯总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全盘相信:“可问题是,你们能做得出来吗?要是我投了钱,你们又做不出来,那不是打水漂了?”
    
    武总自信满满地回到:“这你大可放心,你看我们安勒斯实力这么强劲,怎么可能做不出来呢?如果你怕的话,那么你订单只下100台就好了啊。这样你钱可以少投点,又能尝到市场的甜头,这不是很好吗?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了,那尾款估计可能就要等很久,要等那机器调好卖出去之后才能给你了……”
    
    武总这半是威胁半是诱惑的话语,确实让冯总有点心动。应该说,冯总其实也看到了CMMB市场的前景,所以才会被武总乘虚而入。在饭桌上,武总不停地述说着市场是多么的广阔,他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一起合作的前景是多么的美好。最终的结果正如武总所愿:冯总给武总下100套的订单,物料、打板和外壳都由冯总出钱,而武总主要是设计原理图,画板以及调试等等技术有关的动作。
    
    待冯总他们走了之后,武总一副奸商的嘴脸对段伏枥说到:“怎么样?我说我要办的事绝对会做到吧?现在外壳冯总他来做了,还给我们下单子,我们的市场销路也不愁了。”
    
    看着武总的嘴脸,段伏枥无言以对。虽然觉得武总这样做确实非常不地道,但从公司的角度出发,这样的方式却又无可厚非,毕竟生存是摆在第一位的。怪不得有古话说,无奸不商呢!
    
    外壳的事情,看起来是解决了;那么CMMB的资料问题呢?这也被武总给瞒天过海了。两天之后,武总递给段伏枥一张名片,说:“这是深圳Telechips的技术经理的名片,上面有他的EMail,你给他发邮件,问他拿CMMB的资料吧!”
    
    段伏枥觉得很突然,惊讶的问到:“武总你搞定深圳的telechips了?”
    
    站在一旁的张文香接话到:“武总出马,哪有搞不定的事情?”
    
    武总听了,呵呵地笑了两下,非常自豪地说到:“我跟台湾的代理说,让他给我牵线,找到深圳telechips的原厂拿CMMB的资料……”
    
    段伏枥插口到:“如果你找了深圳telechips原厂,到时候不从台湾拿货,那台湾的代理不是亏了?他们怎么会给你牵线呢?”
    
    武总“哼”了一下,继续说到:“我跟台湾的代理说,我只要跟深圳原厂拿到资料就行了。以后要是批量产的时候,我还是从他们那里出货,绝对不会从深圳这边拿的。我们都是台湾的吗,难道台湾人还信不过台湾人?于是,他们听了之后,就帮我们和深圳的原厂联系好了。至于以后出货的事吗,我就看谁的价格低,就从哪里拿货,反正主动权在我手里,我还怕他们?哈哈!”
    
    看来,这CMMB资料的事情也解决了,但段伏枥觉得,这解决的方式怎么那么不地道呢?完全就是坑蒙拐骗嘛!算了,商业上的事情自己就不要去管太多了,有时间想这些,还不如老老实实研究好技术将产品做出来吧。